故乡沙土细如水

编辑:桑瑞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5-09 09:56 [打印] [ ] 论坛
■日月明
    沙土到处都是,沙尘暴更为人们深恶痛绝,一提到沙,也会自然想到寸草不生的茫茫沙漠,是哪么恐惧可怕。沙在人们心目中可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但故乡的沙却是友好和有用的,并值得我回忆和怀念。
    我估计五十岁以上人都记得沙土布袋吧,是以前老家孩子,在襁褓期必穿的一种育儿袋,从出生到学会走路的期间都一直穿着它,孩子们几乎天天与沙土作伴,而且都是光着身子坐在沙土布袋中间。奇怪是刚出生的孩子,细嫩光滑皮肤,虽日夜与沙土摩擦,但皮肤却不会被擦伤或产生红肿。由此可以想象出,布袋用沙应是多么柔软滑腻,才不能对细皮嫩肉孩子产生伤害,这样细软的沙其它地方有吗?估计只产于我们家乡山东吧。
    此沙似砂非砂,似土非土,沙细如水,绵软滑腻,轻轻抖动就会如水一样的流淌。这是黄河母亲送给夏津儿女的一宝。黄河从万里之外的青藏高原出发,经甘肃、宁夏、内蒙、陕西、山西、河南一路裹携带泥沙走来,最后到达山东流入大海,这些泥一沙经过无数的激流大浪的淘洗和研磨,洗净了尘埃和泥土,才具有了细腻如水、柔软似棉的品质。另从汉字的构成也可看出,沙字与水结缘的产物,与石字为傍的砂字有着截然不同含意。沙是砂中精品、土中特品,纯净无暇,自然天成。此沙尽管微细如粉但滴水即渗,有良好渗透性和吸附性,以物理结构上看,因细沙表面积大,吸水性强,其作用类似与今日的尿不湿。故孩子们尿了、拉了都能马上吸湿,皮肤能始终保持干燥,而不易发生湿疹,这比当今的尿不湿的效果还要好、使用还方便。现在的人们如看到这种沙土布袋,都会斥之一鼻,认为太脏、太不卫生,穿用太不可思议 。但我可肯定地告诉年轻的朋友们,其实这种沙很环保,很卫生,也很保健。你们父辈们都是穿着这种沙布袋成大的,且生下后就就开始穿,不但不会生病,而且有助成长和健康。同时土布袋育儿方法已使用了千百年、也成了华夏文明重要组成内容,沙土的神奇作用和利用自古有之。目前人们为了健康,不是专门去沙滩作沙疗吗?我想孩子穿沙袋就是做沙疗,这可能就是常年穿沙袋不生病且健康的原由吧,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值得申遗和传承吗?
    老家村东有一条大沙河,是二千年前的黄河古道,叫河其实没有水,全是这种细沙,被风一吹象水一样满地流淌,在河床中形成一座座沙丘。沙河周围七里八乡都来取沙,用车推、用车拉、用牲口驮,家家都会备有几車这样沙土。河沙在大阳光下晒干消毒后,再用细锣筛除杂物,保存起来,当孩子穿用时,将盛满沙土的铁钓放在火上烧至滚热,再与事先倒入布袋中的凉土混和,稍一抖动布袋,就可将凉热土就掺均,呆沙土温度合适,再把孩子抱进布袋中,土布袋带有衣扣,孩子全身都可进入布袋中,只有头和双臂露可露出袋外,这样孩子坐在温暖的沙土中,可臥可坐可睡,双臂挥动自由。穿布袋的另一优点是因沙土袋较重,孩子不会到处乱爬,大人们就可在一旁,安心做着自己的活 ,即使离开一会,孩子也不会乱爬摔着。孩子尿了或拉了,抖抖布袋换了个位置即可。一般一个孩有两条布袋轮换,这个凉了、拉了或湿了就换另一条,以保证孩子们的穿用舒适,免受冰凉之苦。如被禄被尿湿,只要撒上干沙土,湿气就很快被吸附,抖去沙土后就会干松。另穿用沙土布袋不怕连续的阴雨天,只要有干沙替换,这比在阴雨天使用各类尿布不是更方便吗?沙的神奇应用,真是古人又一项伟大的发明。
    这种细如水的沙土以前除供孩子穿用外,家乡人也用它炒制花生、料豆等食品,这种沙土在锅中被加热后,则会沸腾不止,似水一样流动。故炒制的东西受热均匀不易糊变。这也是我在京城家中炒制料豆时,因缺少家乡沙土而不能成功的原因所在。家乡人还用沙土来给牲口垫圈,用此沙土垫圈吸湿性好,牲畜的尿水很快会渗入沙中而不致成泥,能长期保持圈所的干燥,牲畜们也喜欢这种干松的沙土。
    记得处于孩童的我们,常喜欢四肢伸开,躺在温暖柔软的沙丘上,睡上一觉。也喜欢光着脚丫,踏着软软细沙,不断回头看着自已留下的串串脚窝。小伙伴们还经常在沙地上摔跤,即使被重重摔倒在地,但有柔软厚厚的沙子保护,孩子们从未摔伤过。最惬意还是游泳出水后,躺在软软汤汤的沙丘上,晒着太阳,别提有多舒服了,至今还记忆犹新。现再也找不到这种感觉了。
    原我们村东有几个大沙土岗,原来高高的似山丘,随着人们不断挖取,变的越来越低,1958年的大跃进和后来的农业学大寨运动将大片沙丘平整为土地,种上了庄稼,供取用细沙土的用地大大减少。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沙土的用量在不断减少,一是孩子穿用沙土少了,种地也逐渐实现了机械化,种地使役的牲畜几乎完全退出了农耕活动,自然沙土也少用了。尽管现在沙土已失去了应用功能,但穿过它、用过它的人们不应忘记它的存在和贡献,它曾陪伴我们度过了童年时代。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