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奇侠传》第三十三章大事变赤子忧国难 吟战歌女杰抒豪情

编辑:桑瑞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09-14 09:40 [打印] [ ] 论坛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烽火奇侠传(连载)
第三十三章大事变赤子忧国难 吟战歌女杰抒豪情
    卫运河两岸的这个夏天降雨量特多。麦收刚过,便阴雨连绵起来。乡村百姓好高兴,秋庄稼种得及时,在闷热湿润的暑天里,庄稼长得旺盛。只是,古旧的县城却显得萧条,在不时轰鸣的雷声和阵雨中,生意人的店铺冷清,街道上积水成河。
    一个小报童在泥水中奔走呼喊,打破了炎夏的沉闷。脸上带着鼻涕的赤脚男孩带来惊天消息:卢沟桥爆发事变!
    这一震惊中外的爆炸性新闻,传到卫运河东已滞后数日了。人们争抢报童手中的小报,边看边发出惊呼,脸上显示着愤怒和慌乱。金杰群从小报上一眼看到通栏大字标题:日军炮轰宛平城,我军奋起还击。尽管早有预料,杰群仍不由心头一震——倭贼终于出手了。豺狼面具彻底撕破,贪婪凶残的魔鬼面目暴露无遗。
    金杰群立即回学校找他的朋友齐运捷,两人急匆匆来到县政府。位处中山街南路的县政府门前泥泞不堪,他们挽起裤脚,夹着雨伞,径自闯进副县长李贤正的办公室。这两人是李贤正的密友常客,见面没有寒暄,杰群便直接发问:“形势怎样? ”
    李贤正面色凝重,只点点头,便把几张报纸并夹有号外和内讯,一并递给他们:“自己看吧。 ”然后便焦躁地踱步,沉重地叹息。
    金杰群从桌子上的烟盒中摸出根纸烟点燃。他本不吸烟,只试图借以平抑内心的烦躁,和运捷快速浏览:“日军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中国军队驻地宛平搜查,遭拒绝后向我发起炮击。 ”
    “我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第219团第3营将士奋起反击。 ”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电,向全国同胞呼吁: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实行全民族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
    “总统蒋介石提出‘不屈服,不扩大,不求战,必抗战’之方针,命令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率部坚守宛平城……中日双方谈判,有望达成协议……”
    杰群的手在颤抖,衔在嘴上的纸烟已燃了长长的一截,清灰色的烟灰掉落在洁白的衬衫上。他的情绪相当激动:“贤正兄,看来,我们的政府对日本人尚抱有幻想?他们谈判是假,麻痹国人,调兵遣将,准备大规模入侵是真。 ”
    运捷也愤愤说:“还是共产党的呼吁给力,危急何止平津、何止华北?整个中华民族处在存亡关头啊!倭贼兵力很快增调到位,卢沟桥事变是全面侵略中国的开始! ”
    李贤正叹口气:“我和两位老弟所见略同。 ”随手拉开抽屉,又摸出一份资料放在杰群和运捷面前,“你们看,全面侵华是日本人的既定方针,他们已经制定了一整套对华作战计划,秘密组织‘将官演习’,他们的目标就是侵占全中国,进而侵占苏联,称霸太平洋,称霸全世界。 ”
    杰群拿起资料看看,气愤地扔在桌上,慷慨说道:“情势危急,日军很快会发起大规模进攻。现在需要按共产党的方针,动员起全国人民,实行全民族抗战!咱们这一带,邻近津浦干线,日本人必派重兵侵占。我们必须尽快行动起来。最近,我打算组织一次大规模群众集会,声讨日本法西斯,动员全县人民投入抗日。高明智呢?他是县长又是国民党县党部书记,对当前抗战持何态度?我们请求县长在集会上露面,表态,应该没问题吧? ”贤正摇头:“对于抗战,高县长从来没有明确态度。这人是官迷禄蠹,一向看风使舵,顺水行船。我不会看错高明智,鬼子打过来,他不是逃跑就是投降,指望他带领民众守土抗战,是不可能的!近日,听说他要带上日本留学归来的表侄女,带上秘书处主任吴兴祖,去北平,去济南,名为访友,实为瞧看风声吧。 ”贤正看看杰群,又看看运捷,两张义愤填膺的面孔让他感慨,“老弟,我们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是相通的,我坚决支持你们的抗日义举,组织大集会,我可以在代表县政府集会发言,向全县民众进行动员,向上级政府请愿! ”李贤正送杰群和运捷出来,低声嘱咐说:“敏感时期,老弟们有要事,只去我家即可,这地方人多眼杂,不来也罢。 ”杰群惊喜地问:“去你家?嫂夫搬来了?”贤正皱起眉头,叹气说:“没有。她来了,只把二老丢在河西老家,我于心何忍。让你们去我家,说法不准确,是我临时租住的那间屋子——本打算让她带孩子临时来住几天,现在形势有变,国难将临,怎顾得家庭团圆,过一段日子再说吧。 ”翌日深夜,天空阴沉。县城北街一条小巷内传来几声狗吠,黑暗中,一个人影匆匆走进凹凸不平的小巷,在一座门楼前停下来。“咚咚”,来人轻轻敲响木门,厚实的门板发出钝响。
    院内东厢屋的窗子透着光亮。正在桌前灯下看书的刘松绮急忙起身,走到屋门口侧耳细听,是自己丈夫的动静。松绮快步走去开门,来人正是金杰群。
    杰群回身关上院门,拉起松绮进屋。正房里传出房东女人响亮的鼾声。松绮关上屋门,轻轻插上门栓,身子倚在门上,看着丈夫说:“咋才回来?叫人担心……吃饭没有? ”
    杰群说:“嗯,去了贤正家。 ”说着脱去外衣,随手翻看摆在桌子上的书,是一本油印的《抗日歌曲集》,目录中清晰的黑体字标记着歌曲名称:《义勇军进行曲》、《前进歌》、《打回老家去》等。
    杰群惊讶地问:“这本子,从哪儿弄的? ”
    松绮说:“我从小报上剪下歌曲,自己刻印。 ”
    杰群问:“你会简谱,应该能唱下来? ”
    松绮走到丈夫跟前,递给他一杯水,然后笑说:“怎样?我给你唱一首,你听听。 ”说着,便一手打着拍子,轻声哼唱,声音虽低,却豪壮有力,“同胞们,大家一条心,我们要做中国的主人,让我们结成一座铁的长城,把强盗们都赶尽……”
    杰群揽过松绮,搂在怀里,亲昵地吻一下妻子闪亮的眼睛。
    松绮推开杰群说:“不行……注意外面!”一口将灯吹灭,悄悄走到窗前,从窗缝里朝外望一会儿,然后回到杰群身边:“这房东男人秃顶鹰鼻,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他那个杂货铺后面有个小屋,常聚些不三不四的人,他经常深更半夜才回家……你没见过,大白天两口子大敞着窗子搂搂抱抱,嘴里不干不净地相互骂吵,邪乎哩!那天我在屋里擦身子,看有人影猫着腰躲在窗下偷瞧,我问一声,他赶忙装作拿东西直起腰走了……咱们还是悄悄地,说黑话吧。 ”
    “情况不好。日军在平津一带大规模集结,大战在即。倘平津有失,日寇必然沿津浦铁路大举南下,华北危急。县长高明智无心守土抗战,带上吴兴祖外出探听风声了。 ”
    “那,咱们这一带危急了。县政府养着几千民团,打算怎办?李贤正呢? ”
    “贤正气得骂娘呢!各处的国民政府在撤退驻军,撤退党政机关,很快华北必成又一个‘满洲国’。贤正兄是副县长,无能为力,空有牢骚满腹,无处发作。眼下,只好等待上司的命令。 ”
    “明天的集会安排得怎样了? ”
    “一切就绪……由我出面,任总指挥。我们几个人商量,集会结束后我即远走,以后,我要隐姓埋名了。也有好消息,最近,共产党在陕北通电全国,呼吁全民族抗战,救亡图存,蒋介石也在庐山发表谈话,强调举国抗日……唉,早应该改弦易辙了,‘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侮’嘛!只盼共产党的队伍早早开到咱们这一带。 ”
    松绮思忖片刻,低声问:“杰群哥,问你一句话,能告诉我吗? ”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