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奇侠传》第三十六章冯老苦心育学童青山顽劣落深井

编辑:桑瑞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0-13 10:10 [打印] [ ] 论坛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烽火奇侠传(连载)
第三十六章冯老苦心育学童青山顽劣落深井
    再说松绮那日离开汪家,暂时住进学校同事的房间,随即做去万家营的准备。她去商店买下肥皂、牙膏,找出几本城里小学用的课本,又买两本画册,准备带给月姑的孩子们。另外,还特别给青莲买一件青底红白花的小裙子。这天上午,松绮刚到街上雇下车子,准备第二天去万家营,回到学校便有人告诉她,说有辆牛车等着接她呢。松绮好生纳闷,跑到校门外,果见一辆四轮牛车,月姑笑着向她走来,身后跟着青莲。松绮惊喜地上前抱起青莲,月姑说:“杰群见我了,他让我过几天来接你,青莲等不得,今天一早就催我来……快收拾东西上车走吧。”松绮问:“赶车师傅呢?”月姑笑笑说:“现在我就是赶车师傅。 ”
    万家营东头原为万家祠堂的新塾屋院内,粗大的古槐枝丫茂密,树影婆娑。冯老先生蹒跚着脚步来到树下,牵动吊绳,钟鎚摇动,悬在树上的铜钟发出悠扬的响声。孩子们笑闹着涌进课堂,坐在各自的座位上。老人戴上花镜,拿起戒尺兼教鞭,课堂立刻安静下来。
    老先生在课桌中间的通道上踱着步子,面容慈祥,声音却严厉:“打开书本。默读‘三字经’从开头到第三十行。半点钟,我点名起来背诵,并要讲解。倘背不过,这戒尺不会留情的。 ”
    课堂上顿时书声鼎沸,如春日池塘的蛙声一片。
    老先生背着双手,眯起眼睛倾听孩子们的朗朗书声,心底生出由衷的惬意。对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最大的欢乐或许莫过于此。然而,究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来塾屋念书的孩子增到三十多个,年龄大小不等,天资差异极大,聪明勤奋的孩子招人喜欢,而愚钝顽劣者,老先生又不忍放任,总刻意严加管教,这就要耗费许多心力。他手中这把宽大的戒尺,几乎已光顾过每个学生的小小手掌。唯一的例外是月姑的女儿青莲。不是老人对这个小女生格外关照,而是她忒聪颖、勤学,凡要求认识、背诵、讲解的课文,无有不能。而青莲的哥哥青山,虽然聪明却最为淘气以致挨打最多。这令老人大伤脑筋。为便于监看青山,老先生已把他的座位由后排前移到中间,且总有意无意在他身边走来走去。
    这会儿的青山,瞥见冯先生站在身后,立即摇头晃脑背起书来。
    “青山,背到哪里了? ”
    “你让我背到哪,我就背到哪。 ”青山站起,却不敢看老师的眼睛。
    “能讲出道理吗?譬如,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这两句是啥意思? ”
    “倘我说不对,你别打我戒尺好不? ”
    “这会儿你讲不对,讲不出,我不打你,但是你要问,我讲给你听。等再提问的时候,若讲不出,我便不客气了! ”
    “那,这性相近,习相远,我讲不出……”青山挠挠头皮。
    “我讲,你听好,记住……等下一堂课,我就提问,让你回答这个问题,怎样? ”
    这时,课堂上鸦雀无声,孩子们停止朗读,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青山。青莲站起来,跑到老先生跟前,仰起脸看着老人,说:“老师,求求您,别再打我哥……”
    老先生叹口气,抚摸着青莲说:“好孩子,我这会儿没打他,正给他讲课呢……等会儿他若讲不出,我就要打了! ”
    终于熬到休息时间。青山朝春堂使个眼神,悄然溜到院里,又踅出街门。春堂和几个孩子跟出来。青莲远远看见,心里纳闷,便也尾随着跑过去。
    青山、春堂跑到街对面,进入冯老先生旧塾屋后的小园子。青山近日来过这里,记得这里有些趣味。果然,细秫秸搭成的架子上,黄瓜秧子正旺,叶子翠绿,花朵嫩黄,垂挂在秧上的一根根黄瓜顶花带刺,又鲜又嫩。向日葵已高过墙头,圆圆的花盘周围飞舞着小蜜蜂。院墙上爬满扁豆蔓子,白色、紫色的小花开得密密丛丛,花叶层中传出蝈蝈的叫声。
    青山摘根黄瓜,自己摘一根大嚼着,又摘一根递给青莲,青莲噘着小嘴不接,青山便递给春堂。青莲瞪起大眼睛:“你咋偷摘冯先生的黄瓜?看我不告诉娘!”青山说:“好好,再不摘了……好莲儿,别告诉娘,也别告诉冯先生。”春堂啃了半根,听青莲如此说,转身将半截黄瓜塞给别的孩子,跑去墙边的扁豆层里捉蝈蝈。
    青山又想起园子中间的水井,跑到井边大喊:“来,谁跟我比比,看谁能跳过这井口……不敢跳,就是胆小鬼! ”说着从井口这边一跃跳到对面。
    春堂和孩子们围上来,朝井里张望,井下黑黢黢的,看起来好深,水面上映照出一颗颗小脑瓜,便吓得吐吐舌头,向后倒退。青莲站到井边探头去看,春堂抓住她的胳膊扯到一边。
    青山吵嚷道:“胆小鬼们,闪开,看我的! ”说着又一次从井口那边跳过来,接下去又是连续几跳……孩子们纷纷喝彩,有的也试着要跳,听上课钟声响起,便蜂拥着离开,忽然身后传来扑通的响声,回头看时不见了青山。
    青莲看见青山落井,惊恐地大喊:“快救人,哥哥掉井里了! ”跑到井边探头看时,没在水里的青山,脑袋沉下又浮出,双手胡乱抓挠,扑扑腾腾地挣扎。青莲大声哭喊 “救人啊”,跑到巷口,恰好兴善赶着牛车过来,飞跑进冯老先生的菜园。
    冯老先生站在塾屋门口看着张皇失措的孩子们,厉声喝问:“怎不见青山、青莲? ”孩子们脸色大变,默默坐下,面面相觑。
    春堂站起来吭吭哧哧说:“青山,他掉到……井里。 ”
    冯老先生大惊,急忙撩起长衫,小跑着出了塾屋,穿过大街,赶到自家菜园时,兴善正拿根扁担伸下井筒,青山死命抓住扁担上的铁钩,兴善用力拖住拔上井来。老先生长长吁口气,身子软瘫地斜倚在一旁的土墙上。青山像个落汤鸡,浑身哆嗦,牙齿打颤。看见冯老先生,颤抖着说:“我错了,你打我戒尺吧。”老先生气得声音发抖,“快滚!回家换衣服! ”
    月姑和松绮不在家,跟艾叶一道去地里摘棉花了。青莲爬上窗台,从窗棂缝里伸手摸出钥匙,打开屋门,说:“哥,你快脱衣服擦干,上炕搭上被子暖和一会儿……我给你找衣裳……”
    青山看看青莲,有些害羞说:“你先出去,我……脱衣服。 ”
    青莲撇嘴:“哼,还知道害羞?我是你妹子,你羞啥哩?贪玩、跳井、偷黄瓜,你咋不害羞呢? ”说着拿条毛巾扔给青山,“快擦身上……”转身打开衣柜,站上凳子,翻弄着找出青山的衣裤扔到炕上,“哥,俺去上课,你在家好好呆着。看娘回来,你咋对她说?咱妗子听说,不笑话你才怪哩! ”
    青山冲妹子做个鬼脸,将脑袋埋进被下。听院子里有人说话,像是月姑和松绮,探出脑袋看时,果然不错,不用说,是那个多嘴的兴善叔跑地里告状了……青山拉过被子将头裹个严严实实,下边却露出两只脚丫子,只是已经顾不得了。
    松绮近前喊声:“青山,让妗子看看……淹着没有,碰破了哪里? ”
    月姑又气又疼,一声未吭,从炕头上寻出一把笤帚倒拿在手上,却又放下,弯腰捡起青山脱在炕下的鞋子。
    青山躲在被下不敢做声,心里纳闷怎没有娘的动静,不防两只脚已被抓住,身子被拖到炕沿上,被角掀起,露出两条腿和屁股,未及喊叫,已结结实实挨了几巴掌,接着换了鞋底……青山感觉这鞋底比冯老师的戒尺重得多,疼得厉害却又羞于抬头见人,只有裹紧脑袋叫唤。听妗子在为他求情:“打两下算了……青山快向你娘认错。 ”
    青山作出疼痛难忍的样子,嗷嗷叫着:“娘,别打了……我改!娘,你歇歇手吧! ”
    月姑停下手,气恨地大喝:“滚起来,穿上衣服,跟我见冯先生! ”
    青山从被子下露出头,哭咧咧地说:“娘、妗子,你们走开……我穿衣服。 ”
    松绮笑说:“青山知道害羞?这就不错!来,妗子帮你穿……”说着坐上炕沿,取过的青山的衣服。
    月姑仍恨恨说:“甭管他,让他自己穿去。 ”拉起松绮走出去,一边数说,“十多岁了,不小了!看青莲,才多大哩。这俩孩子的事,抽空我好好跟你说一说,你帮我管教他,总得让他好好成人哟! ”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