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奇侠传》第四十三章 感冷凄孤女叹嫦娥 求生子翠玉托孙婆

编辑:桑瑞 来源:德州新闻网 时间:2017-12-05 10:42 [打印] [ ] 论坛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四十三章 感冷凄孤女叹嫦娥 求生子翠玉托孙婆
    福顺一早离开万家营,搭上于集裕兴酒店进城的大车。
    一路上,他摸着衣兜内的两块银洋,心里十分高兴。他已做好打算:先去北街汪记杂货铺,痛快玩两天,有翠玉给的这两块钱足够了。不过,走时必定去政府见表叔,把翠玉的话给他,也讨个准确的回话。他想起,这小婶一人在家孤零零的,好可怜,收了她的钱,答应她事情总是要办得。
    福顺在城里街上逛一狂,天擦黑时便来到汪记杂货铺。这铺子还没关门,胖女人坐在柜台里,正对着圆圆的小镜端详自己,悄然叹气,猛抬头抬头看见福顺,他左眼上的痂皮让女人一喜:“你是万家营的吧,叫庞福顺? ”
    福顺高兴: “老板娘还记得我呢。 ”
    “记得,记得……快请里面坐, ”胖女人赶忙照应, “俺那掌柜的正惦着你,你咋这么久不来呢,去哪儿发财了? ”便朝里面喊她的男人。
    汪老板从里屋出来,一眼认出福顺: “哎哟,我那好兄弟,你可让老兄想坏了……来来,里边请。 ”
    汪老板撩开里屋门帘,拉着福顺走进去。昏暗中一堆人正围坐在桌旁吆五喝六,福顺探身去瞧,汪老板却拉着他出了侧门,来到小院,然后进了他的堂屋。
    福顺惊讶地问道: “老板,这是你家吧?你要带我去哪里? ”
    汪老板说: “那地方,乌烟瘴气,腌哩腌臜,我咋能让兄弟住那儿。等我换上衣服,带你去个好地方。 ”
    福顺看着汪老板的鹰钩鼻梁,心中顿生疑虑。他看出汪老板贼眉鼠眼,不像个好老百姓,担心记上当受骗。便急忙说: “我……年轻,跟你称兄道弟不合适吧!再说我身上没钱,住不起阔地方。 ”
    汪老板笑笑说: “老弟,甭担心。今晚上由我请客,一切我来安排,保证不花你一个大子,让你吃得舒坦,喝得痛快,玩得高兴。 ”
    福顺不好再说,跟着汪秃子进屋,放下褡裢,坐在椅子上,看汪老板忙忙的倒水沏茶,拿来洋烟放在福顺面前,自己去柜子里取出一身绸布裤褂,忙忙地换上。
    福顺心中仍在犹豫不安,说: “汪老板,我看你对我太客气,倘有事我能帮忙,一定尽力。 ”
    汪老板换好衣服,又戴上顶瓜皮帽遮住光秃的头顶,便掇只凳子,在福顺下首坐下,笑说: “兄弟太多心了。我没啥事,只想跟老弟交个朋友。听说你有个表叔在政府当官?若能引荐,老兄必有重谢。 ”
    福顺点头说: “我表叔吴兴祖在政府当秘书,这假不了!汪老板是生意人,找他做啥哩? ”
    汪秃子喜形于色,往福顺跟前凑一凑: “老弟,你还年轻,不很懂这世事……当下这混乱世道,有权者发财,有枪者做王!眼下日本人就要打过来,不少政府官员都趁机捞钱。我有心求老弟引见,能结识你表叔这人物,是造化哟! ”
    福顺听懂了汪老板的用意,反倒放下心来,不就是带他与表叔一见吗?不妨答应他,乐得今晚痛快玩一回,而且无需破费,好事哩。
    汪老板带福顺去了香艳阁。这是县城最有名的一家妓院,汪秃子似颇熟悉。老鸨李巧巧笑逐颜开迎上来,两人打情骂俏一番,便带他们去一个雅致房间,少顷便送上烟茶酒菜,两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便嬉笑着走进来,径自坐在两人身边。
    汪老板吹胡子瞪眼说: “咋是你俩?那大霜小霜姊妹呢? ”
    两女人噘起嘴巴,一边一个搂住汪秃子,娇声嗔道: “去县衙给县长陪客人了,听说那客人是日本人派来的。怎么,告诉老板娘把她俩接回来,陪咱们汪老板? ”
    汪老板一吐舌头, “算了……你俩好好伺候。 ”一指稍年轻些的女人, “春燕陪俺这小弟。俺这兄弟是雏儿,不像你们,老油子,务必让俺小弟满意哟! ”说着便搂起那叫云燕的女人亲嘴咂舌,一递一口地喝酒吃菜。
    福顺从未到过这类地方,更未曾经见这场面,被那春燕亲昵摸弄得满脸通红,手足无措,春燕让他喝酒便喝酒,给他夹菜便吃菜。看汪秃子却已将云燕揽在腿上,剥掉外衣,伸手抚摸女人。一会儿,两人起身相拥着去了卧房。走到门口,汪老板回头嬉笑着嘱咐春燕: “我把俺这小弟交给你了……让俺这小弟玩好哟! ”向福顺睒睒眼,搂着那云燕径自去了。
    春燕起身关门,回身便一屁股坐到福顺腿上,浪声说: “小傻瓜,还真是个雏儿,这会儿该放开手脚了吧。 ”福顺果然胆子大起来,抱起春燕说: “好姐,咱们也去卧房。 ”
    第二天一早,汪老板在外面将屋门敲得山响。福顺和春燕一夜间弄得筋疲力尽,这会儿正厮搂着睡得香,无奈只得起身。
    汪老板嬉笑着问福顺: “兄弟,咋样,快活吧? ”
    福顺脸略一红,嗫嚅着问道: “这一夜,花多少钱? ”
    汪老板笑说: “甭提这钱的事,老兄全包,不用你管。只要与你表叔接上关系,咱们必定财源滚滚艳福不断,花这点钱算得啥?咱们现在就去找你表叔。怎样? ”
    福顺踌躇说: “我叔说过,不让随便带人去找他。再说他很忙,常出远门。 ”
    汪老板急得抓耳挠腮,发誓说:“老弟啊,你是不相信老哥吧?日后发了财,我若有负老弟,天地不容,变个王八。 ”
    一路上,福顺仍追问汪老板所说生财之道,汪秃子附耳低声: “我有办法抓共党分子。共产党是穷棒子党,是反政府革富人命的,眼下国共搞合作,是政府出于无奈,迟早还要对共产党痛下杀手。往后日本人来了,更是拿共产党当仇敌,共产党都是抗日派,把他们交给日本人,也一定能得大笔赏钱。兄弟,这可是无本生意啊。 ”庞福顺恍然明白,佩服地点头。
    汪秃子和福顺来到南大街的县政府,他在院门口等候,福顺进内打问。一会儿福顺失望地出来。他被告知:吴秘书随县长高明智外出好久了,去了哪儿何时回来却无从知晓。这让汪秃子大失所望。不过福顺意外得到消息:表叔又找下一个洋女人,是高县长的外甥女。这次出发,就是两人一块陪县长。福顺明白了:难怪表叔长时间不回去,把小婶孤零零抛在家不管不问……只是,这消息无论如何不能让小婶知道。
    吴兴祖随同县长高明智出发已近两月。
    卢沟桥事变不久,平津失陷,国军撤退。日军沿铁路大举南进,眼看就要进入山东。县长高明智焦躁不安,悄悄与兴祖商量,打算外出察看局势动向,打探上头的动静,以确定日后的退路。恰好有两位神秘“日商”来县城,并去政府拜会县长,高明智授意兴祖高规格接待。酒席宴上,来客高谈阔论,狂热鼓吹日军勇武,盛赞天皇仁慈,大谈东亚共荣中日提携,预言中国若抵抗则必然亡国。言谈中充满露骨的恫吓与颇具魅力的诱导,强烈刺激了两人的神经。虽然来客的真实身份令人颇费猜疑,然而其言中肯,耐人寻味。晚上高县长亲自陪同客人吃饭,从香艳阁安排女人陪宿,一俟客人告辞,便以赴济南开会为名,带上兴祖和刚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外甥女方瀛枝,悄悄乘车出发。

评论列表

新闻搜索

论坛热图

    您可以用智能手机扫描左侧的二维码,直接打开本网页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