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五十二章 救学童松绮早产 谋讹财孙婆发难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五十二章 救学童松绮早产 谋讹财孙婆发难

  转眼寒露已过,万家营进入秋收大忙时节。南洼地的苞米熟了,要抓紧腾茬种小麦,兴善每日吆上牛车,下地送肥,在地里收、割,回家拉上苞米、秸秆……月姑和艾叶每日一块下地,忙于抢摘村东地里棉花,不然遭遇秋雨便会减产。西沙河上几亩红薯倒还不急,只需翻遍蔓子,任它去长,等霜降再刨不迟。东跨院的土场上,堆放着刚收的棉花、苞米,还有秫秸、谷草,也要及时摊晒、收放,既怕错过日头,又怕赶上阴雨。

  月姑每日早起晚睡,和艾叶一样干活,累得腰酸腿疼,艾叶却没事人似的,晚上睡一宿,第二天照常有力气有精神,让月姑好生羡慕。她心里还牵挂松绮,时常扳着手指计算松绮分娩的日子,晚上睡前便要松绮躺下来,摸摸肚皮,听听胎音,不时警告:"你日子近了,要紧管顾好自己! "

  月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这天塾屋放学,松绮站在街门口,和学生们招手再见。忽然,一个孩子看到街对过的母亲,便叫着"娘"兴奋地向对面飞跑,不小心绊倒在地,恰有一辆驴车急速驶来……松绮吓得大喊:停车!跑过去俯身抱起孩子,驴车在松绮跟前停下来,惊得她一身冷汗。当时觉得腰部有些不适,却没在意,一边为孩子拍打尘土,一边嘱咐赶车人和孩子:"多危险!以后过大街要注意看看,别着急……"

  这天晚饭后,月姑早早歇了。对面房间里,松绮歪在炕上,隐隐感到下腹疼痛,只以为白天带孩子们去野外受了凉风,没怎么在意。

  青莲坐在炕沿上,说:"妗子,你不舒服?俺给你唱歌。 "

  松绮说:"好,唱哪首? "

  青莲说:"新学的这首吧。 "说着轻轻唱道,"春季里来柳丝长,大姑娘窗下绣鸳鸯,忽然一阵无情棒,打得鸳鸯各一方;夏季里来荷花香,大姑娘漂泊到长江……"

  松绮赞赏说:"青莲好聪明,今下午才教你们,青莲都会了,词也记得不差呢……"

  青莲问:"那姑娘为啥跑到长江去呢? "松绮说:"鬼子来了,占领了她的家乡,她只有南逃,去寻找她心爱的人。 "

  青莲睁大眼睛,天真地问:"她心爱的人是谁?她娘,还是她哥?还是……"

  松绮一阵腹疼,脸上沁出细汗,说:"青莲还小,以后舅妈讲给你……快去喊你娘,说舅妈不舒服! "

  青莲发现松绮面色灰白,一脸痛苦神色,吓得急忙跑去喊娘。

  月姑猛然醒来,听青莲说松绮肚子疼,心中一惊:"啊,还不到产期,差将近一个月呢,早产? "一边披衣下炕,急忙吩咐青莲:"快去喊你艾叶婶儿,让她快来! "

  月姑坐在炕沿,摸松绮的手、脸和腹部,紧张地问:"一定是下午在街上扭了腰……"

  月姑变脸变色,说:"怕是要早产,但愿孩子没大妨碍。偏在这乡旮旯子,这里可没有医院,也没好大夫。 "一边在炕上铺下厚些的褥子,单子,帮松绮移过身体。

  艾叶急匆匆地赶来,张皇失措地说:"咋办?我去叫聋子栓他娘?这村里都是她接生哩? "

  月姑说:"只有去找她了?那你快去快回! "

  月姑帮松绮脱去衣裤仰躺下,身下垫的是厚厚的褥子和两层单子,说:"你安稳躺着,别担心。去医院是来不及,姐姐是过来人,也见过别人接生,等那稳婆来看她咋说吧。 "从橱子里找出几条干净布巾,又去厨房烧水,将可能用到的剪刀、毛巾、布块蒸煮消毒。

  松绮说:"姐,倘真是早产,你就动手。我在医院查过,胎位胎音都正常,不会有大事,只要卫生就行。 "

  艾叶回来了,身后跟着孙婆。艾叶照应她进屋坐下,跑到厨房喊月姑。

  艾叶说:"这老婶说她还没吃饭,给她煮两碗面条呗。 "

  月姑说:"我刚烧好水,你舀到盆里些,等会儿要用呢……然后煮面条,别忘了荷包几个蛋,鸡蛋就在那边炕角罐子里。 "

  月姑急忙来见孙婆。那老女人正端坐在椅子上,布满皱纹的黑瘦长脸上毫无表情。月姑忙打招呼说:"大婶,天晚了又劳您跑一趟。病人在东边屋里,您先看一看? "

  老女人的眼球似乎一动,冷冷说:"不用。你在炕前地下铺层土坯,三尺高,让女人躺在上面。 "月姑诧异说:"您是说把人挪到炕下土坯上?我已铺好炕了,身下有褥子单子,备用的布巾都准备齐全,水也烧了,您看看还缺啥我再准备?才七个多月,不敢多折腾呢。 "

  老女人有些不耐烦:"让你搬土坯你就搬,啰嗦啥哩?你准备的那些全没用,能用得着的东西,都在我这包里呢。 "说着将一直握在手中的一个布包放在桌上,"看见吗?这是我的万宝囊,没有金刚钻,敢揽这瓷器活? "

  月姑一愣,瞟一眼女人手边的布包,清晰可见包上沾染得油污和血渍,里面鼓鼓囊囊,不知是些啥东西。月姑为难了,说:"您老先坐,面条荷包蛋马上好了,我去端来您吃。 "

  老女人提高嗓门:"准备两块银元……按规矩该收三块,谁让咱们是乡亲呢! "

  艾叶端个小盆过来,看月姑脸色不对,忙问:"咋的了? "

  月姑说:"你先放下,让她吃。 "便去东厢屋看青莲蒸煮的器具用品,重又回到堂屋,见老女人已将一碗面条吞在肚里,艾叶正给她盛上第二碗。

  月姑赔笑着对孙婆说:"家中没有现成的土坯,看能不能就在炕上? "

  老女人斜睨月姑一眼,叹口气:"唉,可惜俺栓儿出门了,不然让他送来,满打满算花十块钱,还不便宜?也罢,就依你,可我告诉你,这孕妇是外乡人,在你家炕上生孩子,要妨害主人的,我把话给你说明白,以后出啥事别怪我哟! "

  月姑恍然明白孙婆借机卖坯赚钱的用心,理由虽近荒诞,却不好跟她分辨,只说:"就为这?老婶放心,出啥事我决不怪你……只要大人孩子都平安就好。 "

  老女人哼一声:"娘俩都平安?我可不敢保!看这样子,大人孩子能保一个就不错,想大人孩子都保住,谁能办得到?除非……骡子生驹,公鸡抱窝! "说着打起饱嗝,从桌子上抓起她的万宝囊,一副要走人的架势,"咱们把话说明白--我只能保一个。若用我,我立马烧纸念咒,请神灵下界保佑……不然,还有别家的病人等俺哩! "

  青莲慌慌张张跑过来,着急地拉住月姑悄声说:"俺妗子让你去里屋,她说快生了。 "

  老孙婆听见瞪青莲一眼,不屑地哼一声说:"你小妮子家懂啥哩?没神灵保佑,她生下孩子也难长命!你们快说不然,我可走了! "身子却只是不动。

  月姑竭力抑制着气愤,对艾叶说:"孙婶儿要走,你送她回去,年纪大了,总不能白白跑一趟,就给她五块钱。孙婶儿你走好。 "忙转身去了东屋。

  艾叶暗自嘟噜:"还给她五块钱?两大碗面条吞到肚里去了,怎么算白跑哩! "

  老女人迟疑地走到门口,接过艾叶递来的钱,拿在眼前细看看,却又踅回来,对艾叶说:"这个孩子,我接,两块银元,不再另外加钱了,我尽量保住大人和孩子……唉,谁让咱们是街坊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