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五十三章 勇出手月姑接早产 说婚嫁春堂约青莲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五十三章 勇出手月姑接早产 说婚嫁春堂约青莲

且说老孙婆提出再加两块银元方才接生,艾叶尚未回答,便听东屋传来婴儿啼哭声,青莲惊喜地跑出来:"妗子生了,是个小子呢! "老孙婆顿时变了脸色,掖起五块钱悻悻走了。

金月姑笑嘻嘻地出来,"谢天谢地,大人孩子都好。 "又问艾叶:"孙家婶子该满足了吧? "艾叶愤愤说:"满足?她那胃口大着呢!她不是不想接,把保全大人孩子说得难些,想给咱多要钱,也显得她有本事。 "

月姑兴奋地说:"幸亏赶她走了,五块钱白送她也值得……看见她那万宝囊,把我吓一跳,腌臜着哩,谁知里面是些啥样的'宝贝'……让她逼我硬着头皮出手,这一下子就出徒了,往后咱村女人生娃,我就来承当,乡里乡亲,分文不收! "

月姑和艾叶一起来东屋,看着哇哇啼哭的孩子,喜得合不拢嘴,对艾叶说:"俺们金家人丁兴旺,大哥两个小子,松绮如今又添个小子……只是,不知杰群这阵儿在啥地方,也没法给他报个喜。 "松绮面色苍白,睁眼听她们说话,忽然伸出胳膊拉住青莲的小手,看看艾叶,看看月姑,眼里流出两行热泪。

松绮临产,冯老先生病体尚未痊愈,塾屋只好暂时停课。艾叶带上孩子们下地做活,月姑在家伺候松绮,做些零活。松绮要往家捎信来人接,月姑不肯:"云绮刚走,她那学校也开学了,娘家、婆家两个老娘都岁数大了,谁能伺候你?你只管在这里安心住着,按原来的打算,等你出月子,我套车送你母子去黄龙埠,然后随便你去哪里。 "

街坊邻里不少女人来看松绮,桃花天天过来瞧看。元盛和元兴的媳妇、吴勤家的,还有不少学生家长,手中或拿几个鸡蛋,或攥一包红糖,过来便围着松绮坐在炕前,祝贺她平安生个男娃,说笑一回,感叹一回,齐声夸松绮虽有文化,却不小瞧百姓,爱护学生,让人感激。这天上午,冯老先生居然也出现在月姑家院子,左手提个装有鸡蛋、挂面的布兜,右手拄根拐杖,颤巍巍地赶来瞧松绮。松绮急忙挣扎着坐起,感动地说:"我年轻,老先生不该亲自跑来。 "

先生哽咽了:"刘老师早产,全是代我为孩子们操劳所致,我怎能不来?幸亏没出大的差池,我心中稍安。 "说着眼中垂泪。松绮嘱咐老先生好生将养身体,待康复后再开塾屋教孩子们读书,这话却又引发老人感伤:"听说倭贼大举进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中国人眼看成亡国奴,多少生灵将遭荼毒,我恨自己枯木朽株,没法上阵杀贼,唯盼孩子们长大成人,多学知识,杀贼报国。但愿尽快康复便再开课,教孩子们识字明理,长爱国之心,立强国之志,这是我的心愿啊! "随即涕泪交流,松绮和月姑也不由热泪盈眶。

这些天,艾叶常带青山、春堂和青莲去村东地里拾棉花。青莲腰间扎个小包袱,在齐颈的棉棵间缓缓移动,两只小手摘拾得又快又干净。春堂老实肯干,怎奈青山顽皮,不耐烦在棉垅间磨磨蹭蹭,拉上春堂到处乱跑,艾叶喝斥不住,没奈何,任他俩到处跑着玩去。

青山对春堂说:"听说东边姑子庵有俩姑子。女人家剃成秃头,还真稀罕呢! "拉上春堂,去东边姑子庵。来到这座名叫静妙庵的地方。这是一座孤零零的独院,坐落在万家营村东三里外。里面几株杨柳,左面临沟傍坎,右边是一片庄稼。青山和春堂来到庵前,院门口正停一辆马拉篷车,却不见人影。青山和春堂站在门口探头探脑向里偷看,只见几间青砖灰瓦的庵堂,堂前地面平整干净,墙边几棵黄白菊花正在开放,气氛素雅静谧。青山拉着春堂蹑手蹑脚溜进去,见庵堂正中一尊泥塑神像,似乎是个女人。背后墙上有大幅彩色壁画,画的也是个女人,双手环抱金童玉女两个娃娃,腾云驾雾飘然降临的样子。画上题写的字样,青山、春堂都能认识,是"仙姑送子"四个大字。两人叽叽咕咕说笑,旁边两个光秃头顶的道姑自顾双手合什,低头诵念,一个年轻女人跪伏在泥塑女神前,微眯双眼专心祷告,声音极低,听不清说些什么。青山细看两个尼姑,见年纪小些的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乍看竟与妹妹青莲模样相仿。跪在地下的年轻女人妆扮艳丽,看去面熟的很,一时想不起是谁。正看得出神,听院门外有人喊叫:"你俩小子干啥哩?快出来! "

青山认得是西头吴家的小管家福顺,便不理睬,拉春堂走出院门,撒开两腿飞也似地跑去。不料福顺三两步赶到前边拦住,笑嘻嘻地说:"青山,你放心,我不揍你……我叔说过,让我跟你交朋友。 "说着,从兜里掏出几个石榴,上前塞给青山。青山摇摇头,他仍然记得当年被骗用银元换哑炮的事,气哼哼地说:"你,还想骗俺?"福顺忙说:"这石榴是我从庵子里石榴树上摘的,没花钱,一个子也不给你要……吃吧,可甜呢!"青山迟疑着接过,递给春堂一个,问福顺:"俺咋没看见石榴树? "福顺说:"在庵堂后面的小院里,挺大一棵树,挂满石榴呢……"青山拉起春堂往回走,福顺在身后喊道:"没事找我玩去,我带你去打鸟! "

忽然,远远传来青莲的喊声:"哥,你不好好干活,看我告诉娘! "

两人气喘吁吁跑回地里,春堂从兜里掏出石榴给青莲,青山拦挡说:"我这里还有呢! "从兜里掏出一个,塞给青莲,说:"莲儿,千万别告诉娘……我好好干活,看我摘得多快哩! "摘下一把棉花塞进青莲腰间的包袱,

艾叶问:"你俩去那庵里看见啥? "

春堂说:"两个秃头女人,还有个女人趴在地下磕头,像是吴家福顺的小婶。 "

青山抢着问艾叶:"婶儿,福顺带那吴兴祖的媳妇去干啥?这会儿还跪在那里磕头,那俩秃头女人站在一旁边念叨……"

艾叶笑道:"那是姑子庵,秃头的女人是尼姑。原来的尼姑走了,刚来两个新姑子,师傅叫静修,年轻又漂亮,还有个女孩叫妙云,也蛮秀气。 "

青山问:"难怪这庵子叫静妙庵。福顺那小婶子跪在地下,又磕头又烧香为的啥? "

艾叶说:"庵里供奉着送子仙姑,女人生不出孩子,就烧香求告捐布施,听说可灵验哩。 "

青山又问:"那媳妇求孩子?她咋就生不出孩子呢?我妗子咋就能生个小子? "

艾叶说:"这,怎能一样哩!都说,好人盼儿生儿,盼女生女,没德行的就绝后……"

三个孩子直钩钩地瞪大眼睛听艾叶说话,一脸茫然地笑着。

青山怀疑地问:"我长大也能生儿子? "

艾叶大笑:"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哩!等长大了,娶个媳妇,让媳妇给你生去。 "

青山说:"我都十二了,还不该娶媳妇? "

艾叶说:"快了!男人十四、五岁娶媳妇的多着呢!青山好好念书,等婶子给你说个识文解字的好媳妇,春堂姥姥家那村有几个好人家,闺女都长得俊哩……"

青山看看青莲,说:"婶儿,别人我不要,我娶俺莲儿当媳妇。 "

春堂急忙说:"娘,我也娶青莲当媳妇! "说着,挪动两腿朝青莲身边靠近。

艾叶笑得前仰后合。

青莲小脸红红的,对青山说:"哥,俺是你妹子,你怎能娶俺当媳妇哩?俺给春堂哥当媳妇……"

青山觉得青莲的话在理儿,无奈地看看她和春堂,又转脸看艾叶。艾叶喜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这会儿,都还小,说这些,让人笑话呢……长大以后才能谈婚论嫁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