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五十六章 谋抗战金杰群千里找党 拒南撤竹仙侠大义凛然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五十六章 谋抗战金杰群千里找党 拒南撤竹仙侠大义凛然

  刘松绮怀孕生子,满月后去黄龙埠婆家住一段,然后又回娘家河西王家铺。这些日子金杰群正奔波在鲁西到豫东冀南的途中。

  远离即将分娩的妻子,固然令这年轻人牵肠挂肚,但杰群心里装着更重要的事情,便渐渐淡忘了妻儿。他回到黄龙埠,只陪老娘过一夜。谎说做生意需要点本钱,从老娘的紫漆檀木衣柜里拿出五块银元,揣在怀里,由长工老李头划船送他过河。在王家铺,杰群见到王爱英。这女人为照应年迈的爹娘和孩子,已从黄龙埠回来。她居然打听到阔别已久的丈夫周天成的消息——天成确已参加八路军,队伍正在太行山区活动。听人说,八路军专追着鬼子屁股打,鬼子沿铁路南下,那样八路军有可能向东推进,开到运河沿岸一带。杰群听到这消息,着实兴奋了一阵子。爱英虽说不出丈夫的确切地址,杰群却判断,共产党和八路军队就要来到河北山东一带。他看望过岳母,见到从保定回乡来的小妹云绮,便匆匆告别亲人继续他的行程。

  金杰群寻找共产党组织的愿望,比原先预想的顺利。到清江县城,他意外遇到保定读书时的同学赵晓刚,而这位同学,正是一位共产党员,清江县党组织的负责人。当时天已傍黑,杰群走得又累又饿,在郊外大路边啃起干粮来,忽然发现对面一处学校门外,正有几个人在青灰色砖墙上刷涂大字标语,“打倒日本”几个字已露出轮廓。杰群惊讶地注目看着,一个中等身材的年轻男子,手握硕大的排刷,后面的字迹也显现出来,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一行大字标语。在异地他乡遇到抗日的同志,杰群兴奋极了。他跑过去,与那个中年男子瞬间对视,便不约而同地喊出对方的名字,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个晚上,意外相逢的知心好友赵晓刚安排金杰群吃到一顿可口的饭菜,痛快地冲了一个温水澡,却通宵达旦未能入眠。晓刚了解他寻找党组织的急切心情,当晚便将杰群引见给本县共产党的县委书记秦烨。杰群像见到久违的亲人,倾诉了寻找党组织、动员民众抗日的打算。因心情急切,竟向秦烨和晓刚提出在清江加入党组织的请求。秦烨为他的真诚所感动,向他介绍了近来抗日斗争形势。日寇在淞沪战场遭遇国军的痛击,而在华北,根据国共两党协议,中央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已东渡黄河开赴敌后,大战平型关,夜袭阳明堡,从背后给敌人以沉重打击,八路军开赴冀鲁豫一带建立根据地,已是指日可待。秦烨还告诉金杰群一个好消息:共产党鲁西北特委已经建立,具体设在济南还是聊城却说不上。

  金杰群改变了远赴延安、太行的计划,决定从清江折回河东,去寻找鲁西北特委。

  辗转十余日,金杰群如愿以偿——他在聊城找到刚成立的共产党鲁西北特委,经特委书记张峥介绍加入了党组织。杰群像孩子回到母亲的怀抱,情绪异常高昂。张峥同志与杰群长时间促膝交谈。鉴于当前鲁西北国共合作团结抗战的局面正在形成,他特别说到,日寇大举进入华北,山东的国民党政府和军队却犹疑彷徨,共产党人必须做抗战的中流砥柱,坚定必胜信念,坚持持久抗战,最后胜利必定属于中国人民。然而,鲁西北处在敌人后方的腹地,环境会十分艰苦,当下,我们已与山东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范筑先将军就团结抗战达成广泛共识。老将军抗战决心十分坚定,他赞成共产党的抗战政策和主张,愿与我们精诚合作。眼下鲁西北的日斗争正在展开,双方配合十分默契。我现在的公开身份就是范将军的秘书。 ”

  张峥特别问杰群:范筑先将军别号竹仙先生,可曾听说过? ”

  金杰群对范筑先将军早有耳闻。范将军在临沂任县长数年,奉公守法,率先垂范。平时衣着俭朴,布鞋便袜,粗茶淡饭。每到区、乡视察,从不接受招待,皆到小学与教师同吃同住。但凡亲友来谋事者,均晓之以理,婉言谢绝。其调离临沂时,百姓夹道相送。沿街摆下桌子,铺上红纸,上置硕大光亮的明镜一面,晶莹清澈的清水一盆 ,借喻竹仙先生磊落光明如镜,清正廉洁似水 。先生向相送人群拱手致谢,或停步款别,一路上送行者人流簇拥,难分难舍,啜泣成声。直至中午,范筑先一行才走出长街。这段佳话至今广为流传。老将军的人品声望和满腔爱国情怀,具有极强的感召力,共产党有这样的朋友,鲁西北的抗日斗争很快会如火如荼地展开。

  金杰群情绪十分高昂。这个晚上,迟迟难以入睡,他想得很多很多。夜已深沉,才进入梦乡。他看到妻子松绮,抱着刚刚生下的孩子向他微笑,向他招手,孩子像是个胖小子,张着小嘴大声喊爸。又梦见自己和齐运捷、老程等相聚在县政府,李贤正紧握住他的手说:好,咱们县也有了共产党,我们两党携手,马上行动起来,联手跟鬼子干。杰群醒来,再也睡不下去。窗外星斗漫天白霜蒙地,归心似箭的他便收拾行装,准备动身回乡。五十公里的路程,当日即可到达县城。傍晚即可与久别的战友们重逢,如果松绮尚在万家营,他也就可见到妻子和刚刚出世的儿子了。

  然而情况有变。张峥一早通知杰群,特委安排他去济南参加“政治工作培训班”。培训班主办方名义上为省政府政训处,实际是共产党山东省委承办,意在为党培训抗日干部。一起去的还有几十个同志。培训班学员出发之际,受到范司令和省委代表姚弘第等同志的接见。范司令亲切地鼓励学员们:“你们将在短时间内学会动员群众开展抗日斗争的本领,期待你们回来,我们携手抗战,让抗日的烽火燃遍鲁西北大地。 ”年逾半百的将军亲自指挥大家合唱《义勇军进行曲》,他带头引吭高歌,沉稳和坚毅的面孔显得青春焕发,激情昂扬。

  战争形势发生急剧变化。日寇沿津浦铁路大举南进,国民党山东省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为保存实力,下令本辖区人马立即向南撤逃。黄河天险不战自弃,济南成为一座空城。金杰群参加的政训班未能如期结业。杰群和学员们仓促离开济南,准备返回聊城。在黄河北岸的齐河官庄渡口,恰好遇到奉命撤退的范筑先将军。

  黄河大堤旁,聚集着成千上万的兵马,满载辎重兵器的车辆。奉命南撤的范司令率领的专署机关和下属部队,正陆续抵达这里。范司令正站在黄河大堤上他神情严峻,眼含热泪,向远处眺望,他的眉头紧皱,内心在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执行上峰的命令,把黄河以北大好河山拱手让给倭贼?他的眼前现出被强盗焚烧的村庄,被残忍杀害的同胞,被迫离乡背井的难民,强烈的爱国心和责任感,让他感到一种罪不容诛的耻辱和愧疚;而拒不执行命令,从此将无任何退路,此后黄河以北再没有国民党的军队,这支队伍将孤军奋斗,唯一的选择便是与力量尚弱的共产党合作,动员民众共同抗日。

  范司令刚刚召集下属开会商议,两种不同意见展开激烈争辩。撤退派的主要理由自然是服从命令,而守土抗战派则全凭一种真诚的爱国之心和无私无畏的担当精神。决议自然由范将军力排众议拍板定案,他已铁了心以身报国,与山河共存亡。

  现在他出现在大堤上,他的身边站着共产党的代表姚弘第、秘书张峥等。刚离开政训班的金杰群等几十个青年人都拥到将军身边。这些朋友可以信赖,是他的坚定支持者。共产党八路军已从陕北渡河东进,开向晋冀鲁豫广大的敌后地域,这一带即将开辟新的战场,千百万陷身于水深火热的骨肉同胞,将动员起来,一定可陷敌人于灭顶之灾。

  范司令紧紧攥起手中的拳头。

  黄河大堤上响起将军的雄壮声音:“将士们,同胞们,我范筑先身为国军将领,炎黄赤子,大敌当前,守土有责,不抵抗就撤走,何颜以对父老?大家愿留土抗战的跟我回聊城,各县政府和民团,应带头守土抗战,返回家乡,”大堤两旁,当即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口号声和欢呼声。

  范司令率部重返聊城。不少县带队南撤的政府官员和民团士兵也随即返回。金杰群在大堤的一簇树林中,见到吴兴祖和高明智,几十辆大车上装满粮食和武器弹药,一千多民团团丁也被他们带到黄河边。金杰群走过去,与吴兴祖握手,开口便问:“兴祖兄作何打算? ”兴祖轻蔑地看看他,反问:“杰群一向以爱国自居,总把抗日挂在嘴上,大概应该追随范司令,追随共产党,回乡坚持敌后抗战哟! ”杰群故作惊讶:“兴祖兄说得对,我正是作这样打算。只是听你的口气,难道仍要南撤,找安静地方享乐,放任倭寇侵掠家乡? ”兴祖尴尬地看看县长张明智。高明智情绪沮丧。他看到渡口旁有范司令留下的士兵把守,倘过河南撤便需留下枪支,解散队伍。不由叹气说:“怎的这么巧,偏就遇到范筑先! ”看这两人迟疑不决,便拱手告别,说声:“高县长,兴祖兄,恕杰群先走一步。我在家乡在县城等候二位。 ”便大步追着范司令的队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