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六十章 集众议兆荣谋抗匪 出豪言星奎惊四座

苏官寨是上千户人家的大村镇,苏家是村中名门望族,兆荣又当多年村长,在这一带是响当当的人物。只是夫人郭氏去年病逝,家中儿女大事由他独自操心。长子永福在济南读师范,毕业后留校教书,娶了政府官员的女儿,在济南安了家,倒是无需记挂,让他忧虑的是女儿珊珊和小儿子永禄。珊珊在德州女校上学,眼看毕业,德州被鬼子占领,她便辍学回家来。兆荣早为珊珊定下亲事,时势动乱,他不打算让女儿继续上学,五龙庄黄家也催促成亲,便着手为珊珊安排过门。小儿子永禄自幼顽劣懒惰,在本村私塾读书四年,还没读完四书,辍学后在家赋闲,整日与本镇小混混斗鸡遛狗赌博摸牌,近年随聂三全练习武功,虽有所长进,但纨绔习气难改。当下,他急于打发女儿出嫁,意在随后为十六岁的永禄成婚,倘娶个知书达理的媳妇,或可助他浪子回头。尽快办完家中两件大事,便可集中处理村中事情。鬼子已然占领铁路沿线,随时铁蹄踏进乡土,而官员官兵望风撤逃,匪盗乘机作乱,只苦了这一带百姓。保护一村百姓和家人平安,是苏兆荣作为村长时刻放在心上的大事。但家事不顺,珊珊不愿结婚,反倒催促他再婚,催促给追随他多年的聂三全找个合适的女人。这样拖沓着,永禄的婚事一时也难办理。当下匪患异乎寻常地迅猛蔓延,邻境内的“高粱茬”王化三、孔三磙子、李九等各霸一方,鱼肉百姓,而对苏官寨一带百姓,威胁最大的当属外号“胖娃娃”的李俊岚。

李峻岚是苏官寨北小郭屯人。这个出身贫寒的无名浪子,在七七事变前后两年间,竟成为臭名昭著的的土匪头子。自幼丧父的李峻岚由于母亲的娇惯和纵容,沾染了穷苦人家的孩子所有可能的恶习:小偷小摸,打架斗殴,强取豪夺,一旦手中有俩钱,便吃喝赌玩,待到十六七岁,因长得粗壮,性格横蛮霸道,便成为同村混混们的头头,并结伙行窃劫财了。李峻岚真正成为杀人越货的匪盗,是从一次入户抢劫开始。因参与贩卖白面,赔了本钱,被债主逼迫无奈,便与他的拜把弟兄牛仔和马囝蒙面持刀,深夜翻墙进入一家染布的作坊,綁起染坊主人和小伙计,抢到一大笔钱,轮奸了作坊主人的独生女儿,然后逃之夭夭。此后这作坊主曾到区里告状,无奈区长和民团头头都已无踪影,便只好作罢。 李俊岚便越发胆壮,恰好母亲病故,更没了后顾之忧,便卖了家中唯一的房子,买了支手枪,和几个弟兄专心做起入户绑票或抢劫的勾当。七七事变爆发,铁路以西至故道沙河的数十里的地盘,成为匪盗横行的所在。李峻岚学着“孔三磙子”、“高粱茬”等土匪的样子,以抗日为名拉起杆子。先以提供保护为名,收缴本村几个富裕人家的枪支,网罗几十个兵痞流氓,组建起“抗日义勇军”,峻岚自封为司令,牛仔马囝为副,队伍统一草绿服装,胸前佩戴“胖娃娃”黄布队标,公开到各村收敛钱粮枪支,倘若违拗抵抗,便抓去坐“牢”,或捆绑吊打。 “胖娃娃”的名声在故道沙河沿岸迅速传开,有财主大户开始巴结李峻岚,以寻求保护或报复仇家,李俊岚往往来者不拒,慷慨相助,当然也必不失时机索要回报。刚刚发生的河神庙杀人案,就是苏官寨南边的小孙庄孙二员外买通李峻岚,由马囝带人杀害了苏兆荣的远房表弟,乘机向孙二索要钱粮,收敛枪支。孙二员外报了争地私仇,李俊岚则壮大了队伍,这也是他长远图谋的开篇:杀的是苏兆荣的亲戚,却向苏官寨村长苏兆荣本人发出强力威慑。慑服苏兆荣,盘踞苏官寨这个千户大镇,进而独占大沙河一带数十村庄,便可成为铁路西运河东无可匹敌的巨霸。

李俊岚匪帮的恶行,在苏官寨附近村庄的百姓中引发恐慌。苏兆荣心下十分忧虑。他幼年曾读过书习过武,素有济贫扶困的好名声,是本村富家大户的领袖,在这一带村庄颇有威望。眼下倭寇入侵在即,土匪乘机祸乱,百姓自然对其寄托厚望。当下胖娃娃已在眼前耀武扬威了,苏兆荣只得暂时搁置家事,安排召集会议,商讨对付李匪之计。

村公所在苏家祠堂西侧的小学毗邻。村里小范围议事通常只在苏家前厅。苏家后院兆荣的堂屋旁边还有个小厅,兼做他的书房,是其休闲之处。房内陈设典雅清净,文案上放着笔墨纸砚,墙上挂有几幅诗画。墙壁上挂着兆荣平时习武的几件兵器,如腰刀、长枪、双剑等,靠墙摆放几张沙发,内室一张宽大木床,是其休闲小憩之处。

接到苏兆荣通知,村里十几个富绅大户陆续来到苏家前厅。刘星奎和王秀婷夫妻要走,兆荣却挽留星奎,苏珊也拉着秀婷不放。星奎第一次见识苏官寨这些头面人物,除镇小学的苏校长年在不惑,其余均过半百。这些人或已猜到议事的主题,只闷头吸烟喝茶窃窃低语。

兆荣的小儿子苏永禄跟随师父聂三全来了。三全因有些武艺,且性格直率豪放,做人敦厚坦诚,颇得兆荣器重。只是永禄自幼不喜读书,便命他拜三全为师,早晚学些武术。无奈永禄空有秀气皮囊,习武三年,只学得几套花拳绣腿。

永禄没注意到父亲的冷峻气色,却看见姐姐身边的秀婷,便过来挨她坐下,嬉皮笑脸地喊声“姐。 ”秀婷低声呛道:“你这混账少爷! ”忙挪动凳子闪开身子,一指珊珊说,“她才是你姐呢。 ”原来秀婷在苏家当丫头时,不只勤快能干,且生得俊气性格活泼,招人喜爱,小她两三岁的小少爷竟喜欢上她,对她动手动脚,被秀婷告到苏太太那里。永禄被母亲一顿斥责,姐姐也吓他要告诉父亲,永禄这才收敛。近来年龄大了,愈发见不得像样的女人,对正经大事却莫不关心,百无一能。

苏兆荣一直盯着儿子永禄。他之迟迟没开始商议大事,既为等聂三全,也为等永禄。他希望让儿子多参与些家里村里的事务,长些正经见识。眼见大儿子难回家乡,在苏官寨接替他执掌全村全家的重担无人承担,兆荣对永禄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怨艾。这会儿看他进来,一副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由沉下脸,狠狠瞪他一眼,只是当着这么多人不便发火。

苏兆荣向大家提出议题:鬼子尚未杀到,土匪盗贼先自猖狂起来,如何抵御外寇匪患,保护百姓的家财安全,而当下主要是如何对付李峻岚,请大家提出高见。

一阵沉默,厅内鸦雀无声。苏兆荣扫视在座诸人,不免轻声叹气。倒是校长苏文轩咳一声,开始发表议论:“日本人占领铁路,大兵南下,势不可挡,为保交通干线之安全顺畅,筹集战争所需物资,必然向铁道两侧扩大占领。那枪械装备,那作战能力,非李峻岚所能比拟,官府尚且忙于退避,我们小小村寨怎能抵抗,只有顺势而为……”戴一副近视眼镜,手里拿一只自来水笔,说话时眼睛几乎贴到手中本子上。

这苏文轩是兆荣的同宗堂弟,苏官寨唯一的师范毕业生,公认的文化人,县商会会长闫玉堂的女婿。听他所这番话,苏兆荣脸色不高兴:“又是跟你丈人学的那一套!鬼子还没来,还不到当亡国奴的时候!先商量对付李峻岚……事关全村安危,拿出你的高见来! ”

聂三全腾地站起:“二爷,李峻岚敢来咱苏官寨撒野,我们只有跟他拼……三全愿打头阵,单挑那李峻岚! ”坐在秀婷旁的永禄也站起来,高声说:“爹,我愿跟师傅一道,冲锋在前。 ”满座人惊讶地看着永禄,秀婷和珊珊却低头冷笑。

苏兆荣对三全和永禄的豪壮表态感到欣慰,不由捻须点头,随后却说:“勇气固然可嘉……但李匪已成气候,人枪不少。他替孙二报了仇,讹了他一百大洋,孙庄的十余支长短枪支全被敛走,而且,这家伙心黑手辣,凶残至极啊!单凭匹夫之勇,恐怕不能制胜……”

这时座中忽然站起一个人,向兆荣略一躬身,便朗声说:“苏村长,以我的见解,不管是防御鬼子,还是土匪,只看全村人是否齐心。俗语:众志成城……”这人正是秀婷的丈夫刘星奎。在座人的目光一齐转向这个年轻人。苏永禄霍地站起,指点着星奎说:“住口,小小顾家庄的野小子,敢来苏官寨卖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