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第一次给母亲洗脚

■程晓兰

第一次给母亲洗脚,既无激动兴奋之感,也无开心自豪之情,有的却是无尽的惭愧和苦涩。

那年母亲生病住院,做了胃部肿瘤切除手术。术后,因为伤口在腹部,不能弯腰,所以每天需要我们帮她洗脚。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给母亲洗脚,我有些慌乱,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手忙脚乱,还有些羞怯,仿佛不是为母亲分忧,而是在偷偷摸摸做坏事。因为若不是做了手术,母亲是万万不会让我们来帮她洗脚的。

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她养育了我们五个儿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物质十分匮乏的农村,可以想象得出生活的尖锐和凌厉。但是,母亲从来没有抱怨过,更从来没有责骂过我们,她只是尽她所能,起早贪黑地浆洗缝补、养猪喂鸡、耕种收割。勉强维持的口粮,寒暑假开学数目不小的学费,一年四季一家人需要换季的衣服,哪一样不需要母亲费心费力、想尽办法?即便如此,她也会变着花样为我们调剂一顿二米饭,为我们每人织一条温暖厚实的围脖。在那艰苦的年代,母亲的坚韧和顽强,母亲的隐忍和担当,母亲的乐观和从容,像一束耀眼的耶稣光,温暖我们贫瘠的生活,丰满我们的心灵世界,指引我们努力的方向,也成就了我们兄妹的乐观坚强。当我们都考上大学、参加工作、成家立业、搬到城里后,母亲一如从前,种着玉米葵花,打理着菜园,喂养着猪羊。虽然我们姊妹多次提出,让她和父亲放下农活,来城里和我们享享清福,母亲却坚决不肯。但是时不时的,我们都能收到母亲托人捎来的新鲜时蔬和禽蛋肉食。

我把热水盆放到床前的椅子上,帮母亲脱掉袜子,然后把母亲的脚轻轻地放到盆里。我弯腰低头用热水淋着母亲的双脚,动作慌乱,心跳如鼓。洗脚这样简单的一件事情,搁在天下母亲身上,那是多么顺其自然多么美好欢欣的事情啊!当我们手里攥握着那粉嫩若藕的小脚丫时,我们满怀了希望和幸福,投注了无限深情和爱意。然而当我握着母亲枯瘦变形、结满老茧的双脚时,却不敢抬头看母亲。一则我很自责,母亲生病这么久,我竟然没有发现。如果细心一些,再细心一些,是能够发现一些端倪的,那就不会让母亲遭这么大的罪了。再则,我亦怕母亲窘迫-----不能自力更生,需要我们帮她洗脚,这是她情不愿,心不甘的。

孝敬老人的方法有很多:给老人做一顿可口的家常便饭,陪老人聊聊天叙叙旧,带老人看看外面的世界,教老人学习信息技术跟上时代脚步等,但我希望不是洗脚的方式。因为当父母需要你来为他们洗脚的时候,表示他们已经衰老到不能自理的地步,这是父母不希望的!为了儿女,无论流多少汗水,付出多少心血,花费多少时间,牵扯多少精力,他们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唯独,他们不愿意给儿女添麻烦!

父母给予我生命,教育我成长。我希望在我的成长道路上,永远有他们的温暖陪伴。祝福父母亲,健康长寿,幸福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