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六十一章 刘星奎语惊四座 元宵夜姊妹观灯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六十一章 刘星奎语惊四座 元宵夜姊妹观灯

  刘星奎转头瞥一眼苏永禄,暂时停住话头。兆荣刚听星奎说两句,口齿清晰,声音洪亮,且开头便有新意,正凝神听着,永禄却蛮加阻止,当即朝儿子瞪起眼:“放肆!星奎是我的客人,你敢无礼! ”永禄悻悻地坐下。兆荣朝星奎歉意地一笑:“永禄大概不认识你……星奎是我们苏官寨的女婿嘛。‘众志成城’,说得很好,接着说下去。 ”

  星奎却说:“我年轻,没读过多少书,谈不出啥见识。我只想提请苏村长,关注一下黄家集的黄沙会。黄家集村子不太大,但全村家家户户入了黄沙会,一有情况,会首立即发出号令,全村青壮年集合,几次土匪进村,都被赶跑……”

  屋子里顿时爆发热议,遮盖了星奎的声音。兆荣似乎猛醒,他曾听传闻外乡为防鬼子土匪,成立红枪会、小红门等,但没放在心上,今天第一次听星奎说起“黄沙会”,而且是由黄家集发起,兆荣顿时来了兴趣,急问:“可确有此事? ”星奎答:“千真万确。正月初六成立。我去看姑妈,见会员正在村头场院里操练呢。 ”兆荣急问:“可知道会首是谁? ”星奎说:“黄钟奇,跟你一样,多年的老村长,年轻跟有名的宋武举学过武艺。 ”

  苏兆荣已从太师椅上站起身,以手加额,庆幸说:“这太好了!我的师兄,搞这样的大事,怎不跟老弟商量一下? ”略一皱眉,便断然说:“幸亏星奎告诉我这件大事。三全,备马,跟我去黄家集,见我师兄黄钟奇。 ”

  原来苏兆荣曾与黄家集黄钟奇、姚家庄姚金廷同师学艺,师从当地武举宋麟阁,成为宋氏独流苗刀、长枪、羚猿通背拳的出色传人。在师父的撮合下,三人曾结拜弟兄,歃血盟誓,不求同生但愿同死,今生今世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师父过世后,三人回到各自村庄,都成为本村头面人物,也仍保持着密切交往。兆荣的女儿珊珊与黄钟奇的儿子元辉定亲,就是姚金廷撺掇夫妻俩出面为媒做成,而在黄钟奇的主导下,兆荣的儿子永禄与姚金廷的女儿安慧订下终身。大年过后,兆荣本打算过罢元宵节去拜望义兄黄钟奇,商议为珊珊和元辉成亲。但匪情紧急,兆荣急于了解钟奇发起的黄沙会,当即带上聂三全匆匆去了。临走吩咐管家,晚上的灯会照常举办,不要等他了。

  刘星奎告别秀婷回顾家庄。秀婷让弟弟成军回家,自己送星奎。不觉来到村子东头,星奎说:“你回吧,珊珊等你,像是有啥事呢。 ”又说,“十九那天我来接你。 ”秀婷只挨紧星奎慢慢走着,却不说话,抿着嘴唇强忍着笑。待走出东寨门,路上没了行人,秀婷猛地扑到星奎怀里咯咯大笑起来。星奎说:“笑啥哩?像个小疯子。 ”秀婷说:“俺不疯,俺高兴。今天你在苏家说的那话,大家都赞成。我真没想到,我的男人还有这本事,在人前能讲话,还讲得头头是道。 ”

  星奎恍然明白了缘故,说:“我当为啥事。别看家里穷,我还上过几年学哩。 ”秀婷一瞪眼:“你凭啥上学? ”星奎说:“我的老师是程君仪,在咱村教过私塾,后来教小学。他看我常在塾屋门口探头探脑,就让我进去听课,见我聪明,就借我书本,让我每天听他讲课,不跟我要学费。这样整整四年,直到他走……”星奎说着眼睛竟有些湿润。秀婷说:“想不到你有这样一个好老师……恩人啊,应该常看看人家。 ”星奎说:“我也这样想。听说他在县城一个小学教书,我打算就去看他。 ”秀婷点头,“你去吧……不用挂着我,十九那天,俺自己骑着白毛回家。 ”

  秀婷回到苏家,珊珊果然在门口等她。两个蜜友已有很久没交流,珊珊满腹心事,秀婷怎猜得到。珊珊拉起秀婷到后面她的房间,开口就说,“婷姐帮我拿个主意:爹动员我早点过门,可我不愿意,我想继续上学。怎么办?我爹去黄家集了,一定又和黄家商量这事。 ”秀婷说,“那就在德州接着上嘛,结了婚也可以上学啊。 ”珊珊说:“我不想去德州,那里是日本人的天下,亡国奴的滋味我可受不了。我更不想结婚。 ”秀婷疑惑了:“那……到底是怎回事?你看不中那个男人? ”珊珊有些愤愤然:“当初都是我爹包揽,那时候我才十三岁。我见过那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像他爹——钟奇大伯,粗鲁直率,有勇无谋。 ”秀婷安慰说:“那可不一定。当时还是孩子,现在长大了。黄家集黄家的公子,不会像你说的那样。 ”看天色已晚,便拉起珊珊:“走,我陪你去街上看灯。 ”珊珊怏怏走出,嘴里还兀自嘟哝:“看你两口多好,恩恩爱爱。倘我不顺心,我会自杀的! ”秀婷用力扭珊珊的脸蛋,说:“你瞎说!怎能那样。俺们是穷人,还乐乐呵呵,你这大户小姐,怎自寻烦恼起来。 ”

  县城东北四十里的苏官寨,传统的上元灯会在十里八乡颇有名气。太平年景,灯会往往连办数日。当下时势动乱,村长苏兆荣仍执意要办,亲自做了周密安排,意在显示其治下的苏官寨之祥和兴盛。临去黄家集前又对管家张东和儿子永禄做了专门安排。

  入夜,天上弥漫着乌云,看不见星星和月亮,苏官寨东西长街上的灯火更显明亮壮观。位处十字街口的苏家宽大宏伟的院门上,一字排开八只硕大的红灯。由此向两旁延伸,各种灯饰排列两旁,上面花花绿绿的造型和图案如刘海吊蛤蟆、吕布戏貂蝉、嫦娥奔月、李三娘教子等,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街巷里人流如潮,附近各村的高跷队、架鼓队、武术队、舞龙队等依次穿街亮相,到预定场地表演。寨内外灯光璀璨夺目,天空中烟火绚烂多彩。卖吃食玩具的摊点沿街排列,南腔北调的叫卖声充斥街头,女人们孩子们拥挤着吵嚷着,整个街市一片欢声笑语。

  秀婷拖着珊珊在人流中穿行,一会儿观灯,一会儿看舞。看看走到村口,忽见前面一片纷乱,人群惊慌奔跑,有人高喊“土匪来了。 ”秀婷吃一惊,拉着珊珊躲闪到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