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焦香的烤玉米

■单淑琴

  回老家的路上,发现玉米棒子已经鼓鼓的了,包着的皮还是绿绿的。脑子里一下子冒出一个念头:吃烤玉米的时候到了!

  那时候,肚子刚刚能够填饱,孩子们没有什么零食,烤玉米的独特风味萦绕着我的童年!

  孩提时代,玉米接近成熟的时候,就是我们最欢快和最忙碌的时刻。烤玉米不能等玉米成熟了再烤,必须选择玉米只有八、九成熟的时候,才是烤玉米的最佳时机。

  那段时间里,每逢放了学,我们几个小伙伴就挎上草篮子去拔草。说实话,与其说是拔草,倒不如说是掰玉米、烤玉米吃。我们事前看好哪块地里的玉米棒子长势好,就钻进哪块地里,每人掰一两穗玉米,藏在筐底用草盖上。然后,躲进大人看不到的地方,用两块砖支起一个简易的灶,再薅些干柴火,把柴火点燃,把玉米棒子放在火苗上烤。直到烤的玉米焦黄,玉米粒开花,然后拿出来,吹吹上面的灰,就露出那一颗颗黄莹莹,带着焦香味的玉米粒了,顾不得还烫,就迫不及待地啃下去,解饿又解馋!

  有时玉米棒子上的烟灰弄得一张张小脸黑一块白一块,一双双小手被烫得微微发红,可谁也顾不了那么多,只顾吃烤玉米解馋,几个人一边相互指着,笑着,一边尽情的吃着,就像吃山珍海味一样,满足又兴奋!

  等自己解完馋,有时还要再带上一个拿回家,让家人也尝尝鲜。可大人知道玉米棒子来之不易,不忍心这样挥霍掉。一次,我拿着一穗烤玉米给爷爷吃,还没等我递到他手里,只听爷爷大吼一声:“你这个败家子,不知道人家种棒子(我们这里称玉米为棒子)多么不易,偷人家的棒子烧着吃,你这是糟蹋庄稼,我不吃就气饱了! ”吓得我没敢吭一声。

  爷爷知道我喜欢吃烤玉米,从那年起,爷爷就在我家的自留地里,早早种上十几棵玉米,等玉米棒子快要黄熟时,他就掰下来,给我烤玉米吃。以后,我再也没掰过别人家的玉米烤着吃了。

  我还有一次集体吃烤玉米的经历:那是在我七八岁时,地还没有完全承包,队里大片玉米熟了,社员们收割完毕,发现河滩上的一小块玉米还没有熟透。有人说这个时候玉米掰了有点可惜,烤着吃正好,队长就破例允许大家伙烤玉米吃。全队100多人就在河滩上共同吃了一次烤玉米。社员们个个喜形于色,孩子们更是欢天喜地,就地取材,挖沟支架,捡柴引火,小孩子负责剥玉米皮,大人们负责烧烤。不一会儿的功夫,噼噼啪啪的脆响,飘出缕缕玉米的清香,加上火烧叶子的焦香味,大人孩子享受般的饱餐一顿,天空飘逸着清香淳正的烤玉米香气。那场景,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烤玉米外酥里嫩,嚼起来满口焦香,至今想起来,还犹有余香在口,让人回味无穷!

  又是一个晴朗秋日、玉米欲熟的季节。焦香的烤玉米牵动着我的柔情,激起我无尽美好的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