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六十二章 土匪劫色闹灯会 双雄无畏斗群魔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六十二章 土匪劫色闹灯会 双雄无畏斗群魔

十几个穿草绿服装的汉子骑马冲进寨门,个个跨枪持刀,大声吆喝着“闪开! ”一个瘦猴似的年轻人一挥手,这些人便分开两边把住门口,拦住过往行人。瘦猴跳上马背高叫:“都听着,我们是李峻岚李队长的队伍,我是副队长牛仔。我们是抗日义勇军,打日本保护老百姓的。可打日本总得有枪弹药,有粮食有钱花……他妈的,俺们这些人出生入死,大伙得出点血,帮帮忙……捐赠一块大洋,发一张‘平安符’,贴在门上作标记,保你一月全家平安;捐赠十块大洋,可发十二章符,保一年平安,分文不捐,让你日夜不安! ”另一个歪戴皮帽左脸有个疤痕的家伙补充说:“没钱没粮,有娘们也行……大闺女小媳妇,有一个伺候大爷们,保你全家平安。 ”说着,色眯眯的眼睛朝惊慌失措的女人们淫邪地狂笑。

寨门口被几个挎枪持刀的匪徒拦住,开始向过往行人收取“捐款”,不交钱不能出入,每一块大洋,给一张巴掌大小画有胖娃娃图像的黄表纸,就是牛仔说的“平安符”。这时,疤痕脸带个匪兵悄悄向妇女群里走去。

这个疤痕脸的匪徒就是李峻岚的把兄弟马囝。自幼偷鸡摸狗吃喝嫖赌,更是有名的色狼。二十七八岁尚未成家,却熟谙左近村子的暗娼明妓。近来被李峻岚封为“义勇军”副队长,便有些想入非非,想起找个正经女人做妻室。所谓正经女人,在马囝心目中就是知书达理人家而且长相漂亮的黄花闺女。李峻岚派牛仔带十几个匪兵来苏官寨,趁元宵灯会为新近成立的义勇军造势,把触角伸进这个中心集镇,进而达到盘踞苏官寨,控制故道沙河两岸、黑虎白虎二岗一带村庄。马囝自报奋勇协助牛仔则另有图谋,是想在灯会上寻觅可心的女人。

有人认得他,便发出惶恐地叫喊:“马囝来了,快跑! ”。女人们慌张地躲闪奔走,马囝也加快脚步。他发现前面有个清秀苗条、穿件紫红呢绒外套的姑娘,看去端庄秀美气质优雅,不是普通庄户人家的女孩,认定是自己梦中的可心人,于是便盯住目标追上去。

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秀婷的好友苏珊珊。两人正站在路边几盏花灯跟前指点着,欣赏灯笼的做工和鲜活的图画。珊珊这会儿刚高兴起来,给秀婷解释图画上的“昭君出塞”的典故。红红的灯光映照着妙龄女郎粉嫩的脸颊,像两朵艳丽的桃花。见身后人群蜂拥奔跑,竟没在意。马囝已突然出现在她们身后。

“大姐,你好。 ”

一个酸溜溜的声音把珊珊下一跳,回身看见疤脸马囝,正贴身站在身后,急忙躲闪时却被他一把抱住,“美人,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我的你在这里……”

马囝用没有疤痕的右脸去亲珊珊。珊珊惊叫着躲闪,无奈这家伙力大,而且紧紧抱住姑娘的纤腰,珊珊难以挣脱,大喊 “救命! ”秀婷也大喊着:“有土匪!抓坏蛋哟! ”从身后抱住马囝的脖颈,狠命踢打他的后腿,用膝盖抵顶他的后腰。马囝只得腾出一只手向后击打,另一匪徒也扑上对秀婷连打加踹,秀婷却死命箍住马囝的脖颈不放。珊珊趁机挣出,秀婷大喊“快跑! ”

马囝顾不得报复秀婷,拼命去追珊珊。珊珊奔跑着,迎面又有两个匪兵拦截,心中慌张,竟绊倒在地上。马囝扑上按住,从腰间拽出根绳子反绑起珊珊双手,又接过匪兵递来的脏兮兮的手巾塞进嘴里。马囝喘着粗气,却兴奋得手舞足蹈,连声说:“谢天谢地……美人总算到手了……”回头命令匪兵,“给我押走。 ”

忽听后面有人大喊:“不许抓人!把珊珊留下。 ”是苏永禄带几个家丁赶来。

永禄因父亲和师父三全不在,便自由放荡了。早早吃过晚饭去街上游逛。他无心观赏灯会,踩几下高跷耍一会儿龙灯便觉得累了,边带两个家人,在女人堆里悠然徜徉,不时和身边的姑娘媳妇们嬉笑。忽见街上大乱,人们喊着:“胖娃娃打场子来了!没钱就绑人啊! ”乱哄哄地从东向西奔跑。永禄不由吃惊,便带家丁去东门看个究竟。只见牛仔的人正耀武扬威拦路收钱,又见秀婷跑来,告诉他珊珊被土匪绑架,催他快去救人。永禄顿时变了脸色,硬着头皮飞跑上去。

马囝和几个匪兵簇拥着哭喊的珊珊径向东寨门走去,有人拉过两匹马,匪兵要把珊珊抬上,珊珊却拼命叫喊挣扎。秀婷、永禄和两个家丁追上来。永禄大喊:“马囝留人,她是我姐姐。 ”马囝瞪着眼看永禄:“噢,是你姐姐?那你就是我的小舅子了! ”永禄气愤地骂道:“你他妈胆子不小,跑到苏官寨强抢良家女子……瞎了你的狗眼!告诉你。我爹是苏兆荣,我是苏永禄。 ”马囝先是一愣,却又笑起:“看来我的眼力不错,这小妮子果然不是平常女子。她就是在德州念洋学堂的珊珊吧?告诉你,我马囝要娶她做老婆……”话音未落,永禄已扑上来,照马囝就是一拳,马囝闪身躲过,与永禄对打起来。

这时,秀婷冲上前救珊珊,被几个匪兵拦住,厮打在一处。两个家丁趁机架起珊珊要走,瘦猴牛仔带十几个匪徒赶来。永禄被马囝打翻在地,秀婷也被匪徒綁起。牛仔拦住家丁,狂笑说:“把两个美人押走!那个女学生归马哥,这个扭也挺俊嘛,大伙享用,今晚归我。 ”又看看永禄,“放他滚吧……告诉你爹,我们李司令要驻扎苏官寨,他若答应,我们是朋友是亲家,不然,别怪李司令无情! ”

匪徒待要撤走,珊珊却不停地哭喊挣扎,秀婷和永禄虽被绑着双手,仍头顶脚踢和匪徒厮打。街巷里又冲出一群百姓,领头的是秀婷弟弟王成军,手里拿把砍柴的斧子,身后不少人手持棍棒铣镢,吆喝着追上来。

牛仔忙勒住马,掏出支匣子朝天开一枪,大喊:“有不怕死的过来! ”又一把拉过被捆绑的永禄,“谁赶上来,我先开枪打死他! ”说着伸出枪口抵住永禄的脑袋。

成军站住了。他看到牛仔枪口下的永禄哆嗦着,看到被匪徒逼在刀枪面前姐姐和珊珊。成军手中挥动的斧头放下来,眼里流出泪水。身后有人在退缩了。成军低低说:“不能退!看我突然冲上去,大家随后跟上,跟他们拼! ”

就在成军又一次挥起斧头冲去的瞬间,听牛仔“啊”地一声惨叫,从马上倒撞下来,一只小小飞刀插在牛仔肩窝。众匪徒愣了,接着两声枪响,子弹在头顶嗖嗖飞过。听有人大喊:“不许杀害百姓!我们是八路军。 ”匪徒们顿时乱了套,听马囝喊声“撤”,便顾不得秀婷和永禄,只把牛仔架上马,即向东寨门逃跑。马囝抱起被捆绑的珊珊横放到马上,自己也翻身跨上,却听一声枪响,那马跌翻在地上,马囝扑倒再地,弄个嘴啃泥。

这时,两个身着灰布军衣的汉子飞奔过来。“把人放下!”一个声音格外雄壮,如同雷震钟鸣,马囝被这声严厉的吼喊吓得一哆嗦,便拖起珊珊掉头要跑,背后有人大喊着追来,马囝后脑被猛击一拳,一阵眩晕几乎摔倒,丢下珊珊仓皇跑掉。回头看那人,竟是一个年轻的八路军,抬手朝后放一枪。子弹从八路军战士头顶飞过,他正俯身搀起珊珊,松解绑绳,恰好秀婷跑来,边将珊珊交出,转身向逃跑的匪徒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