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六十六章 金水滩兆荣遇险 黄家集兄弟聚会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六十六章 金水滩兆荣遇险 黄家集兄弟聚会

  苏家客厅里,珊珊又和弟弟永禄发生争吵。永禄抱怨姐姐:“真让文轩说中了!这不,八路军得罪下胖娃娃,却说走就走了。都是你,昨晚非放他们住进来。 ”珊珊本不愿理睬这个无知无能的弟弟,何况心里正为八路军突然开走而不快。听永禄这样说便不受用,当即抢白:“你忘恩负义!不是八路军,你我就被胖娃娃抓去做人质了!不是他们住进来,昨夜村里也不会安稳……”

  永禄嘟哝:“听苏文轩说,八路军是共产党的队伍,他们现在打日本,对老百姓说得好听,将来就打咱们这样的人家,搞穷棒子革命。到那时,咱家的土地房屋,都会被共产的。 ”

  珊珊反驳:“你别听苏文轩挑拨离间!八路军说得对,现在大敌当前,应该举国抗日,不分国共,不分阶层。你不读书不看报,连起码的民族大义也不讲?亏你还是个男子汉!拿着苏文轩的话当圣旨。我替你害臊。 ”

  永禄哼一声:“八路军来了一天,你就让他们哄转了。若常驻下来,我看你也会中邪的。 ”

  珊珊勃然大怒:“你胡说!八路军真能常驻下来就好了,老百姓就能过平安日子了。来一天我就看出他们是好军队,为了不让老百姓受惊吓,大雪天住在村外。你怎么是非不分?就不拍着心窝问问自己的良心? ”稍停又说,“人不能没良心,想想若被土匪抓去,咱们会落个啥下场,不感谢人家的救命之恩,反倒说人家的坏话,没心没肺! ”

  两人正吵得不可开交,外面有人跑来报告,说村长回来了!

  元宵节这天,苏兆荣和聂三全匆匆赶往黄家集。

  苏官寨到黄家集约二十余里路程。出村直下正南,沿路丘岗起伏,河道蜿蜒。过了黑虎岭便是白龙岗,林木繁杂,间有青松翠柏,岗下小溪初融,流水潺潺,在斜阳照耀下颇显出几分景致。无奈马上人心急如火,无心观赏。翻过白龙岗,道路斜向东南,前面现出漫漫荒漠,到黄家集十里路再无人家。兆荣觉得饿了,便和三全走进路边客栈用餐。可惜没什么好吃的,只有专给推车小贩或赶驴脚夫准备的锅饼麻豆腐。兆荣想着今天是元宵节,随身有带给义兄黄钟奇的好酒,便吩咐三全去村里,找家肉铺买点杂碎下货,用来下酒。不想三全去了好一会儿,竟一瘸一拐地回来。看他神色慌张,两手空空,没买到什么好吃的,倒像腿脚受了伤。

  原来聂三全在村里跟胖娃娃李峻岚的人遭遇。胖娃娃带百十号喽啰住在石塘村,今天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安排牛仔和马囝去苏官寨闹灯会,由新近聘用的副司令兼军师任成芳,带人到附近村庄抢猪羊讨白面,犒赏队伍。村里百姓吓得不敢杀猪宰羊,肉铺饭店不敢开张。三全刚才在一家肉铺外和掌柜说话,被胖娃娃的下属看见,当他是黄家集黄沙会的人,要捆起带走。幸亏三全有些功夫,五六个匪兵没抓住他,被他腿脚并用,撂倒两个,夺路跑回来,路上却崴了脚踝。三全喘吁吁地说着,兆荣也有些紧张。两人顾不得吃饭,便从客栈买了锅饼揣在怀里,急急上马离去。

  兆荣和三全在马上啃着锅饼,不时回头瞧看。约走出二三里路,听后面人喊马嘶,是胖娃娃的人追出村来。土匪中已经有人辨认出苏兆荣和聂三全的真实身份,任成芳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抓住苏兆荣,刀剑架到他脖子上,逼他答应队伍进驻苏官寨。于是带人迅疾追来。

  兆荣和三全加鞭快跑,只是座下马也已饥渴乏力。聂三全从腰间掏出手枪说:“苏村长先走,我在后面掩护。他们真的追上来,由我抵挡一阵。 ”兆荣不同意,催促三全一同逃走。匪兵紧紧追赶,有几匹马已离得近了,听马上土匪吆喝“苏兆荣站住,李司令跟你有话说! ”

  兆荣问三全:“难道真是李峻岚? ”三全说:“是他那个狗头军师,禹城人,叫任成芳。听说这人当过军官,打过仗,有些谋略。咱们怎么办? ”

  兆荣斩钉截铁说:“一帮杀人越货的匪徒,跟他们有啥话说! ”便继续向前奔跑。眼前隐约现出村庄,就是黄家集。身后几个骑马的土匪头头仍在紧追不舍,有人大喊:“苏兆荣下马,李司令要跟你交朋友!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接着几声枪响,子弹呼啸着从头顶飞过。

  三全见情势危急,恰看到路边有个土坑,是百姓在沙地挖坑掘井所留,便说声“村长快走。 ”径自跳下马隐蔽到坑中。看兆荣走远,便趴上坑沿举枪瞄向土匪。这时,忽听背后黄家集方向鼓角齐鸣,喊声震天。即将追到面前的匪兵停下来,任成芳说声“撤”,随即拨转马头,带匪兵退去。

  三全爬出土炕,上马追上苏兆荣。兆荣正勒住马等他。边向黄家集方向指点说:“幸亏他们。怎么就一下子集合了这么多人? ”三全也已看清,足有上百青壮汉子簇拥在村外,个个手持红缨枪或砍刀棍棒,又有些人从寨门口陆续涌出。兆荣惊讶:“莫非这就是钟奇兄的黄沙会? ”正和三全说着,迎面一个年轻人飞奔过来,大声喊着:“是兆荣叔吧?我爹让我接你来了! ”

  年轻人快步跑过来,将手中砍刀挎在腰间,即向兆荣深鞠一躬。这小伙看去年方弱冠,脸上透着敦厚和稚气,皮肤微黑,身材魁梧。兆荣细看,正是黄钟奇的儿子、女儿珊珊的未婚夫黄元辉。看他比去年见面时愈显健壮成熟,兆荣心中高兴,紧紧抓住元辉的手说:“元辉来得好,救了老叔。 ”。元辉又转身向聂三全行礼,称他为老师。原来元辉自幼不喜读书只爱习武,曾跟父亲学得几手拳脚,每年兆荣来拜会师兄,都带上聂三全,元辉总是不失时机把三全请到自己平时练武的场院里,向他表演几手,求他指点,所以总尊称三全为师父。

  当下元辉又向兆荣介绍同来的一位中年人——他的叔父黄钟明,一起陪兆荣和三全骑马回村。村北寨门外,黄沙会员们列队迎接,然后簇拥着三人走进寨门。许多女人孩子也从柴门小院出来,拥挤在大街两旁观看。在这样的场合,作为大村镇的村长,苏兆荣自然不失庄重威严。此刻端坐在马上,却禁不住用眼睛扫视身边的黄沙会员,大都是二三十岁的农民,手中持有枪刀棍棒,和普通百姓的区别只是胸前挂个黄色布兜,上面画个黑色圆圈,兆荣没看清是啥图案。兆荣不觉暗自称奇。刚才的危急时刻,众多黄沙会员瞬间涌出村庄,吓阻了胖娃娃的匪兵,让兆荣感到惊喜,也感到震撼,此刻更对义兄黄钟奇从心里赞叹。

  黄家大门外,十几个长袍马褂的人物正立迎候。中间最前面身材不高微黑微胖的长者就是黄家集黄沙会总头领黄钟奇。其余人中,除本村富绅,还有附近村子的黄沙会头目。看兆荣来到,钟奇便率众人疾步迎上前,高兴地大喊:“老弟,大哥等你多时了。 ”兆荣带三全下马走向钟奇,撩起长袍欲行叩拜大礼,却被钟奇拦住。两人挽起手臂,并肩进入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