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场院里的流年

■程连华

  我是在故乡的场院里玩大的。故乡的场院有圆的,有方的,有长的,一个个在村子的周围连成一片。麦收过后,一个个场院的边上就垛满许多圆圆的麦桔垛,像雨后的大蘑菇在场院里长出来。

  麦收之前,每家每户都要碾场。先把场院整平,用锄头锄去杂草,然后套上牲口,拉上碌碡,后面再拖上树枝,把场院压实拖平。再从井里或沟中挑水,用水瓢一下下把场院泼湿。泼场是一个技术活,一般是年长的泼,因为泼的太湿,会成了泥碾不好,过干会碾不硬,容易扫起土。泼好后的场院要等上一夜,等水全部渗透到土里。

  天刚蒙蒙亮就开始碾场,因为太阳出来后会把泼湿的场晒干。先撒上一层麦穰,然后套上牲口拉上碌碡,一圈圈地转着碾平压实。先从一个角开始碾,最后再转到这个角,就碾好了。把场里的麦穰扫干净,晒上一两天就可以放麦子了。割麦子、运麦子、打场、晒麦子、出风、入仓,一个麦收,没有半月二十天的完不了。

  麦收过后,一个宽敞平坦的场院是我们小孩子玩耍的好地方。在场里追逐嬉闹,玩打瓦、滚铁环、玩藏瞎。一个个的麦秸垛连在一起就像大迷宫,在里面转着根本找不到。有一次一个小伙伴扒了一个洞藏在了麦秸垛里,我们怎么也找不到,认为他回家了,后来才知道他在麦秸垛里睡着了,一觉睡到大半夜,醒了后才莽莽撞撞的回了家。

  场院也是夏夜人们乘凉的好去处,老人坐着马扎手摇蒲扇,给我们讲一个个稀奇古怪的鬼故事,我们听后回家的路上都说很害怕,可是第二天晚上又都愿意去听。

  到了秋天,场院里又会剁满一窜窜的玉米秸秆,因为每家每户都喂着牲口,玉米秸秆是冬天喂牲口的最佳饲料。

  如今,故乡的场院消失了,被惜地如金的村民种上了庄稼。因为场院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了,现在人们收麦子全部用联合收割机,用三轮车或拖拉机把麦粒拉回家,在自家的水泥院子里就可以晾晒,麦秸也已直接秸秆还田。麦收只用一两天功夫就可完成。秋天,玉米联合收割机只收棒槌,秸秆直接还田。即可疏松土壤,又能节省肥料。老人们说,如果在过去,做梦也不敢想,变化真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