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六十八章 姚金廷察看龙虎山 苏兆荣忧心儿女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六十八章 姚金廷察看龙虎山 苏兆荣忧心儿女

  金廷没直接回姚家庄,而是带上他的十余骑人马,与兆荣同路去了双虎岭。一为保护兆荣,二则顺路察看这一带地形。钟奇安排元辉带人跟从两个叔父,在双虎岭停留后再护送兆荣回苏官寨。元辉自然乐意。自珊珊外出上学,两人再未谋面。未婚妻在他心目中仍是多年前娇俏玲珑的女孩形象,如今大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珊珊必定出落得更漂亮了,让元辉好想念,“这次去苏官寨,兆荣叔应该会安排一见吧。 ”

  路上积雪已融化,雪水渗入浮土,路反而好走了许多。一路少有行人,小石塘方向的土匪也没什么动静。三全在前,兆荣和金廷并肩缓辔,元辉和其余人随后徐徐而行。为防胖娃娃的暗哨识破,一行人都已摘下胸前的黄布兜,刀枪入鞘,来到白龙岗和黑虎岗时,只是放慢速度,沿岗绕个8字形。金廷不时手搭凉棚,观看四周路径和地形,不时与兆荣低语,称赞这在平川旷野是个难得的高地,位于故道沙河中心,距姚家庄、黄家集和苏官寨距都不太远,打垮胖娃娃之后,便可在这双虎岭建立黄沙会的大本营,即便鬼子杀过来,也可周旋抵抗。 ”只是对昨晚说到的宏大方案却仍讳莫如深,兆荣两次问到,金廷只笑说:“兆荣兄不必心急哟,容小弟再三考虑。 ”

  天色近晚,兆荣挽留金廷去苏官寨歇一宿,金廷婉辞,临别特别提醒兆荣,务必及时探听到李匪的确切情报,以便迅速采取行动。兆荣答应,向西送他一程,便带三全和元辉等人回苏官寨。

  一路走着,三全对他说:“一路不见胖娃娃的人,有些蹊跷。 ”兆荣问他,三全说:“胖娃娃那个军师很狡猾,他们会不会搞什么名堂,只怕让咱们措手不及。 ”兆荣沉吟说:“今晚到家,马上商议大事。 ”

  苏兆荣和聂三全、元辉回到苏官寨,天已大黑。一行人在大门外下马,兆荣便看出些许异常:才过元宵,今夜的街头竟全没了节日气象。门楼上红灯已摘掉,大门紧闭,昏暗中依稀看见街上皑皑积雪,却不见人影听不见人声,一派冷清空寂。若在往年,村里几乎热闹到二月二龙抬头春耕大忙的。兆荣意识到什么,带着喜色的脸顿时阴沉下来,将马缰和外衣甩给身后的三全,吩咐他先把元辉和随从安置到客房。

  兆荣独自进入后院堂屋。见里面亮着灯,里面似有人声,像是永禄和珊珊在争论什么。兆荣便轻咳一声,跨进门去。

  珊珊和永禄的争执停下来。兆荣看见女儿,脸上即现出笑容,说:“孩子,爹今天高兴,又有客人同来。快让人安排饭菜,我今天要陪他们喝一点。 ”珊珊忙给父亲端水洗脸,然后问一声:“来了啥客人? ”兆荣说:“元辉带人护送我回来,去客房住下马上就来这里。 ”珊珊不由心中咯噔一下,说声:“爹,我这就去伙房安排。 ”便转身出来。她猜到,父亲去黄家集,虽是争取黄沙会援助守护村庄,但必然和黄家谈及亲事,只怕黄家人又要催促过门了。没想到事情比自己预想的还要糟糕,那个黄元辉居然跑上门来了。珊珊不愿与父亲公开争吵,更不想见元辉。借机出来,先到伙房说一声,便回房间,正打算关门睡觉,想到父亲会派人前来催逼,便关上屋门,径自从后院花园的角门溜出,找秀婷去了。

  永禄怏怏见过父亲。兆荣看他脸色不好,便追问:“村里出事了?昨晚的灯会怎样? ”永禄垂头丧气说:“胖娃娃的人来,搅了灯会,姐姐和我差点被他们抓去。两个八路把胖娃娃的人赶走了,可姐姐下令打开寨门放八路军进了村。只怕胖娃娃更恨我们了。 ”

  兆荣吃惊。他没料到胖娃娃这样狂妄歹毒,居然步步紧逼。看来昨日下午不只在途中追杀自己,同时将魔手伸向村寨。当然,他也没想到远在河西的八路军突然出现。或许,不是他们,自己的子女和整个村子会遭大难。当下看儿子张皇失措的的样子,兆荣不禁生气,暗暗赞许女儿。这时,三全带元辉来了,兆荣便厉声吩咐永禄:“去找你姐姐,让她快来。我要商量大事,想听她的见解。 ”

  兆荣又吩咐三全通知有关人,准备在前院客厅连夜商讨大事,特别嘱咐他去秀婷家,看星奎若在,让他来列席开会。三全匆匆去了,屋里剩下兆荣和元辉。兆荣便和元辉款款叙谈,只待女儿珊珊来到,自己即便抽身去前厅,留下这个僻静房间,让一对未婚小夫妻说些体己话。近来为这门亲事,父女俩屡次发生争执,珊珊执意不愿早早过门,嘴上说还想上学,料想还有对元辉不甚中意的原因。在他看来,元辉人品不错,正直憨厚,只是厌文喜武,读书太少,说不上精明干练。而珊珊多读了几年书,有些文才,处事颇有主见,有男子气,难怪和人称假小子的秀婷合得来。兆荣想着,不觉叹口气,忙让元辉喝水,说等一会儿珊珊就来了。心里却有些焦急。眼下与黄家集和姚家庄联手,是防寇御匪保家护村的头等大事,而儿女婚姻也绝非另类小事,对大局或有微妙影响。

  兆荣起身徘徊,听外面有脚步声,探身看时,却是永禄回来了,说找遍各处不见姐姐。又有三全进来,说文轩等人都已到齐,只等兆荣了。三全还说:秀婷家已关门歇息,星奎去县城瞧朋友未曾归来。兆荣强做笑脸,拉起元辉的手:“贤侄且跟我一同参加议事,介绍些你们村的经验,帮我出些主意。 ”元辉大失所望,竟如失魂落魄只好随兆荣出来。

  宽敞的客厅坐得满满当当,火炉的烟气混杂着旱烟刺鼻的辛辣。灯光迷离,映照着一张张严峻的面孔。在座的除小学校长苏文轩和几户顶尖的财主,另有几个属家人在外为官、做大生意或曾在民团当过头目者,曾做过私塾先生喜谈古论今舞文弄墨的文化人。聂三全的几个徒弟如吴大顺、苏进勇等也应邀参加。这几个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壮汉,三全几十个徒弟中的佼佼者。

  室内气氛由严峻渐渐舒缓。在兆荣简短讲过黄家集之行的见闻和三兄弟所做决策后,竟顿时变得活跃起来。大家议论纷纷,争相表达见解。

  对于联合黄家集、姚家庄,成立黄沙会联合护村,三全和他的几个徒弟最为激进,似乎有些急不可耐,按捺不住了。自然也有不同声音,说出各种困难,譬如要花钱置办刀枪,队员们要吃白面猪肉,也要花钱的;真正打起来,要死人的。不懂文韬武略,怎能打仗?土匪尚难对付,更不用说鬼子。

  兆荣听着大家议论,脸上表情平静,内心情绪却时起时伏。他的目光不时瞟向校长苏文轩,但文轩今晚反常,只默默吸烟,一言不赞,嘴角上始终挂着一丝冷笑。这人空有满腹文章,却满脑袋个人仕途财经。兆荣的目光扫过儿子永禄,永禄仍是一脸嬉笑。他的目光停留在未来的女婿黄元辉身上。小伙子嘴巴张一张,或许想说什么,但扫一眼满屋陌生面孔,却又红着脸低下头。

  这时门口有人说一声:“我说两句。 ”声音如银铃般响亮,人随即闪身进来,脸颊灰黑,白毛巾箍着鼓鼓囊囊的头发,披一件羊皮袄,分明是个男子。后面紧跟进个姑娘,一手搭在“小伙子”肩上。兆荣认得这姑娘是秀婷,前面这人正是珊珊。两人已躲在门外偷听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