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烽火奇侠传》第七十章 三瘸子报信遭残害 苏官寨同心御强

王振海,山东夏津人。 1947年生,1966年高中应届毕业,1968年3月入伍,1969年3月入党。 1979年10月转业后一直从事金融工作。 2008年退休于农行德州市分行。现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无影碑》(46万字)、《月华云梦》(30万字),发表中短篇小说约20万字。 2014年9月,在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中国梦”主题文学征文活动中,其中篇小说《晚风中的胡琴声》、短篇小说《低保风波》获得三等奖,中篇小说《野丁香》获得优秀奖。长篇小说《无影碑》于2015年1月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同年9月,在省委宣传部和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中获得优秀奖。他作词谱曲的歌曲《我心中的那座山那条河》在音乐期刊《黄河之声》2008年第10期发表,与歌颂家乡新貌的歌曲《这片美好的土地》一并收入《夏津县民间歌曲集》。

第七十章 三瘸子报信遭残害 苏官寨同心御强

苏兆荣让进勇马上为这人松绑,安排吃饭,然后送他回去。又吩咐三全:“事不宜迟。你连夜赶往姚家庄,向姚三爷详细介绍情况,请他率黄沙会立即出动,攻打小孙庄。 ”三全略一迟疑,兆荣补充说:“龙虎岗伏击是金廷三弟提议的方案,现在情况有变,应让他了解。再说,他处事更果断,黄家集钟奇兄处,已有大顺和元辉去了。 ”三全随即要走,兆荣说:“等等,须找个得力之人陪你去。 ”回身看一眼一直跟在身边的永禄。永禄明白父亲的意思,心里蓦然想起这是见未婚妻安慧的好机会,便不等父亲开口,自报奋勇随师父前往。兆荣当即点头应允。

苏兆荣逐寨门巡查,回到自家堂屋时,已是明月西斜,雄鸡纷叫。卧房清冷寂静,兆荣扫一眼墙上,西洋挂钟正打过四下,一旁镶着金边的檀木相框里,夫人雍容端庄的面孔挂着微笑。这是三年前他与夫人的合影,也是这位贤良女人留下的唯一的照片。一丝凄凉之感掠过兆荣心头。但他没顾得多想,他觉得累了,便和衣倒在炕上。有个女人轻手轻脚走进来,给他盖上被子,掖好被角,倒杯热水放在枕边。兆荣知道,是女仆金菊。这个寡居多年的年轻女人在苏家已三年多,她的贤淑和善良与过世的妻子郭氏极相似。郭氏去世近一年,兆荣尚未考虑续娶,有人曾建议他纳下金菊,但兆荣未置可否。他何尝不喜欢这女人,年方三十,姿容气质都好,只是他发现一个秘密:这女人另有所爱,男人正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护院聂三全。三全虽是粗人,但直率坦诚,忠诚可靠,近年来兵荒马乱,三全鞍前马后辛苦操劳,忠心可嘉。兆荣便有意成全这对苦命的鳏寡人。这会儿想起三全带着永禄或已赶到姚家庄,于是又朦胧想起:“选个吉日,亲自做媒,让三全和金菊圆了房……”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兆荣从沉睡中惊醒,见女儿珊珊坐在面前的炕沿上,一旁站着全副武装的苏进勇。珊珊说:“爹,进勇来报告,胖娃娃带人攻打西寨门。 ”兆荣忽地坐起。进勇忙近前:“村长,他们杀了昨晚报信的三瘸子,挑着他的脑袋来闹事,说找您有话说……看我们寨门紧闭,就要强攻了。 ”兆荣吃惊地变勒脸色:“残忍,一群恶魔! ”果断地挥手,“决不能放他们进来。 ”

苏进勇答应着匆匆去了。珊珊劝慰说:“爹,您别着急,先吃点饭。 ”金菊进来,端来稀饭馒头,兆荣拿起馒头啃着。珊珊又掏出张黄表纸,“组建黄沙会的方案,须您过目,我想尽快张贴公布,让符合条件者报名,还要安排收敛捐款和粮食,这要稳妥的人办。 ”兆荣接过,边吃便看,连连点头,说:“好,就让秀婷帮你办吧。 ”珊珊说:“秀婷带人给巡逻队员们做饭呢。您不用管,我有办法。 ”兆荣放下半个馒头不再吃,起身走到床头的柜子前,从里面摸出一只手枪带在身上。珊珊说:“爹,我也要枪,我和秀婷,每人发一支手枪吧。 ”兆荣苦笑说:“枪支、兵器都差不少呢……给你俩每人一把匕首,作防身之用吧。 ”又取出两把带紫皮刀鞘的匕首。珊珊接过随即拔出看看,见青光闪烁,不只打制精美,且锋刃锐利,便兴奋地揣进怀里,笑说:“我也有武器了,看谁敢欺负我!爹还欠我一只手枪哟,等退了匪兵,我也要跟三全叔学武功练枪法。 ”兆荣高兴地点头答应。

苏兆荣赶到西寨门。村外,匪徒们正准备发起攻击。一匹青鬃马上坐个肥壮汉子,身披翻毛皮袄,浓眉环眼,阔嘴巴高鼻梁,正指手画脚向匪兵下达指令。他就是李峻岚。旁边白马上穿一身绿军装的瘦子,是李匪的军师、被称作参谋长的任成芳。

李峻岚的队伍近来急速膨胀。他倚仗凶残横蛮和手下一帮亡命匪徒,以提供保护为名,在一些村庄强行收缴枪支聚敛钱财,接连得手,先后控制了石塘、廿里铺、小孙庄等村子,名声迅速传扬。不少兵痞氓流慕名前来投靠,其中就有曾任直系军阀军官的任成芳、岳吉春,小股匪首郑麻子等。当下兵力已扩张到二百余人。按照任成芳的建议,李峻岚已定下占据苏官寨进而控制整个故道沙河一带村庄的计划。前日追捕苏兆荣未能得逞,元宵夜闹灯会又被八路军搅了局,李峻岚颇有些恼恨,但对八路军和黄家集、姚家庄的黄沙会心有余悸。昨天连夜进驻小孙庄,只为乘八路军转移,抢在苏兆荣与黄沙会结盟之前,尽快占领苏官寨。

昨夜三瘸子到苏官寨告密被发觉,李峻岚亲手砍下他的脑袋,由匪兵用竹竿挑上,先在村内游街,然后带到苏官寨西门外,向守寨百姓示威。见寨门紧闭,围墙上挎枪携刀的青壮男人正严阵以待,又成群结队的百姓正搬来砖石滚木。任成芳告诫李峻岚:“苏官寨不比其他村庄,咱们要在这里长期驻扎,并作为基地求得发展,对百姓必以攻心为上。 ”即下令掩藏起三瘸子的脑袋,亲自向围墙上喊话。

“乡亲们,我任成芳在这里有礼了。请不要误会,我和李司令带队前来,只为保护村庄,保护你们的安全。当今世道混乱,让乡亲们安居乐业,是我们李司令的心愿啊。 ”这时,苏兆荣出现在围墙上,几个人围拢来,指点着说些什么。李俊岚对任成芳说:“苏兆荣总算露面了。看我先用枪崩了他。 ”说着掏出手枪,任成芳忙拦住,当即跳下马,朝苏兆荣作揖大喊:“苏村长,我任成芳代表李司令,在这里有礼了。 ”说着又弯腰鞠躬,大声笑说:“自古乱世出英雄,您和李司令都是杰出人物,若联手共事,必能成一番大事。苏村长好生斟酌哟。 ”

苏兆荣走到围墙边,躬身还礼,说声:“谢谢夸奖了,兆荣没啥能耐,且已年老力衰,没什么大志向,只图保得一村平安。愿李司令和殷参谋长理解。 ”

李峻岚抢到前头大喊:“那就快些打开寨门,我保你家财和人身安全,一村百姓也可以免受刀兵之灾。 ”

兆荣捻须一笑说:“待我与村中百姓商量。只要李司令痛改前非……佛语‘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嘛,苏官寨的百姓会拥护李司令的。 ”兆荣话未说完,听得一声枪响,子弹从耳边倏然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