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六婶子的四十年

■杨慎波

  六婶子的丈夫当然是六叔了,六叔是我院里的小叔,比我小三岁,六婶子比他还小三岁。我今年四十六,六婶子正好和改革开放同岁,今年四十岁。小时候农村孩子玩的野,基本全村谁家都能转过来,对同村的六婶子娘家(那时还称之为小兰家)印象深刻,为啥?她家和别人家不一样呗,别人家有爹有娘,有爷爷奶奶,而她家只有一个奶奶还有一个叔,记得那时候我们私下里无数次的讨论过,她家为什么会这样呢?有消息灵通的便会拉住我的耳朵,低低的声音告诉说:“她是从南边抱来的,你可千万别给别人说。”于是这条秘密便开始秘密的流传开来。有时候我还会纳闷,我没有给别人说,别人都是怎么知道的呢?

  小时候的小兰长的好像皮肤稍黑一些,每天都是头上扎着朝天椎小辨儿,衣服穿的总让人感觉怪怪的,有时候还会流着点鼻涕。那时她的奶奶已经有六十多岁了,她叔也已是四十挂零。稍大几岁后我慢慢知道了,她这一家都是苦命人,她叔三岁的时候家里赶上了解放前的挨饿,她叔的父亲为给家里弄吃的,跑出四十多里地到东边的马颊河里摸河蚌,大中午的往家里赶,路上喝了人家在井里刚提上来的水,据说是喝的太急,把肺激了,回家就不行了。她奶奶独自含辛茹苦把她叔拉扯大,到了说媳妇的岁数却又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又赶上了挨饿,都快饿死的娘俩儿实在没有本事寻上个媳妇儿。于是一耽误混到了她叔四十挂零,娘俩儿省吃俭用有了点积蓄,当娘的便开始盘算起了叔的养老问题。 1978年我们紧邻的夏津县东李镇(那时候称之为公社)部分大队开始包产到户,当年群众生活便有了明显好转,奶奶一狠心,到亲家张嘴借了200元钱,动员她叔和别人结伴下了南方。那时候我们这里家庭没有孩子的每个村好像都有几户,在本村大队开好介绍信南下抱孩子已不是新鲜事,差不多每个村里都有几个抱来的南方孩子。他叔和别人去了10多天,果然抱回了她,听说当时孩子生下来已有满月,回来后六十多岁的奶奶便一把屎一把尿的开始精心抚养,虽说百倍尽心无奈条件有限,只能拿出自家最好吃的、最好穿的。淳朴善良的娘俩儿对待孩子的态度倒是不错,感动的周围邻里婶子大娘也都是少不了给匀个棉袄,做双鞋子,让孩子吃饱穿暧问题不大,至于达到别家孩子水平就是奢望了。小兰到该上学了她叔央求老师也让她读了书,无奈那时教学水平有限,小兰读到了初中便毕业在家开始了下地劳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出落的脾气敞亮、干活利落,在村里热心肠、能吃苦也是出了名的,随着她奶奶的日渐衰老,家里里里外外的事务她都能拿的起、放的下,过日子堪称是一把好手。

  这头再说我的六叔,我叔伯奶奶可谓老来得子,上面的芹姑都已年近二十才有了六叔,到六叔年近二十之时,我那个叔伯爷爷却得了脑血栓,本来挺好的日子急转直下,在医治几年后却撒手人寰。芹姑出嫁了,娘俩儿也过起了穷日子。转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岁,自有好心人看准了这俩家倒也门当户对,于是出面撮合,随后有情人终成眷属,两边都算是般配美满,小兰也升级变成了我六婶子。

  这时已是九十年代,紧跟时代脚步,我们村也正是发生天翻地覆的巨变。随着大型农机具逐渐普及推广,每年冬春的挖河任务取消了,市场经济日趋活跃,商贸流通走向繁荣。我们村里家家户户早就有的种植“二不溜”黄瓜传统也被发扬光大,这种瞅准市场空档,介于春种黄瓜和麦茬黄瓜之间、弥补供应不足的时令蔬菜再也不用乡亲们赶集上店出去自己售卖,而是我们本村就地建起了黄瓜市场,每天都有数十辆汽车坐地收购,再由他们远销四方。也因此我们村很快富了起来。吃苦耐劳的六叔一家子自然不甘人后,很快便翻盖了新房,随后几年,六叔家还先后从事养猪、养牛,致使家底也越来越硬实了,不幸的是在这几年里六婶子娘家里的奶奶和叔先后染病去世,六叔夫妻俩虽说尽心尽力看病求医却也没有办法,只好让他们入土为安,好歹也算没有辜负娘俩的养育之恩。最近几年,颇有眼光的六婶子看准了大规模养鸡的巨大源力,贷款二十多万在远离村庄的林地间盖起了两排高标准自动化鸡舍,干起了专门饲养青年鸡的行当,经过几年的折腾,很快便购置了小汽车,据说还做好了在县城购置楼房的准备。

  话说到了今年,改革开放历经40周年,与之同龄的六婶子也是遇上了天大的喜事,你猜怎么着,她通过中央电视台《等着你》节目找到了亲生父母!生活条件好了,头脑灵活的六婶子便开始动起了寻找父母的念头,虽说如今自己生活稳定,儿女双全,但终究也还有一份缺憾,如今科技发达,国家还建起了基因信息库,中央电视台的《等着你》栏目更是成全了千万家的团圆梦,于是她几次给电视台打电话,寻求他们的帮助。巧的是她的亲生父母也正在寻找她的下落,经过基因比对很快便寻亲成功!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就在前几天,亲生父母携带着她南方的姐姐姐夫、弟弟弟媳还有妹妹一行七人从浙江台州飞了过来。这个礼拜天我回老家,六婶子那可真是乐的合不拢嘴了,见面就给我说,今年春节不用给她拜年了,她和六叔带着孩子已经网购了飞机票,要到浙江台州“老家”去过一个年!

  经历改革开放的四十年,六婶子的四十年也真的是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