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故乡的路

■周冰

  1985年出生的我,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这时差不多不缺衣少食,没有忍饥挨饿,已经初步享受到改革开放的红利,而首先给我思路的是——路。

  当我徜徉在宽阔整洁亮堂的柏油马路上,心中不由得激荡起了“十万八千里”浩浩荡荡几个字。

  是啊,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我的求学之路。小学时,玩闹的童年,对路的概念是双脚,大都穿着母亲纳的布鞋,常听到母亲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这孩子咋这么费鞋”,我也是无语了。村里的路啊,全是土道,坑坑洼洼,这也挡不住疯狂的小玩伴们:来个“攻城”游戏啊;满校园里疯跑啊……

  还记得有一次下大雨,我凭着离家近,雨雪天气从不带雨具,就着急忙活的顺着“路”往家跑。呀嗬,也不知谁家的鸡粪从路边的沟里溢了出来,这一脚下去足足熏了我好几天,连打几遍肥皂洗脚、泡脚也除不掉心里的那个味儿啊。那时的路,臭,费鞋,其实也不叫个路。

  上了初中,要到十里外的镇上去上学。那时已经有了一条油漆路。记得刚开学不久,绵绵小雨,连下一周。每次上学母亲不放心,总是会送我到油漆路口,帮我推着车子,一直望着我,直到消失在视线中。我们穿着雨披自由穿行,也挺有蕴味儿,虽然时常掉链子,轮胎被扎破,淋个落汤鸡,但是锻炼出一个个修车好手。

  终于有一天,唯一的连接我们上学路的桥断了。那也是一个雨天,我正冒雨骑行,听回来人说前面的桥断了,我上前看了一眼,凭个人能力无法过桥,就折回去,另觅他路。其中有一个岔口,是一段儿约一千多米的小土路,可以通到桥另一端的油漆路上,结果用尽全身力气也仅行了不到一半,车子成了泥车,举步维艰,结果还是赶回来将自行车放下,步行到校。

  上了初三,我又转到邻镇的学校去上学。由于是借读,一开始没有安排宿舍,每天骑行来回五十里地,秋季还挺热闹,天黑在回来的路上还可以收获些花生。冬天可就够受的了,母亲早早的把饭给准备好,我赶紧吃几口,就匆匆和同学一块出发,尤其是雪后的清晨,各种滑溜,昨天化的雪,加上晚上和第二天清晨又重新冻住的地皮夹,不摔个几次练不出本事,经历一场冒险,等到了学校也几乎成了雪人儿。初中的路啊,湿,费自行车,也算是有了条路。

  告别初中要乘公交车去县城上高一,我们村儿是离县城最远的,大约有六十八里地。后来开车量算,其实有七十多里路。我们村是最后一站,上学从来不会有座位,经历一路拥挤、颠簸,在车上能够喘匀气儿就不错了。由于距离远也暂时没有骑车的魄力,就颠簸了一年多,放学回家时,一个半小时也能够到家。

  渐渐的我增长了些气力,也有了点儿野心,也许不堪忍受等车的浪费时间,也许不愿意拥挤难闻的气味,也许不想领教时而颠簸、时而急转的驾驶技术,我和几个同学又决定骑行。主要有两条路,一条路较好走,宽阔,但是路程算起来更远些。我们便选择了近的不是很好走的那条路,有坑洼处,两辆自行车都不能并行。第一次骑车到学校记忆犹新,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到校,车子还算给力,没有出故障,只是屁股疼,呼吸有些累,有些紧,几天就没事了。如此几番,车子几乎换了一辆。尽管那时条件好的就已经有车接车送的,但是我觉得骑行这一年多,让我对路更加的熟悉,更加的亲切。高中的路啊,远,费时间,但是可以选择。

  及到大学毕业回家,县城的路自不必说。柏油路、水泥路,四车道、六车道比比皆是,单是回家的路已有多条,条条便捷好走,骑山地车一个多小时也能到家,开车也仅需四十分钟左右,公交车更是方便,每半小时一班,我们村成了首发站,再也不用等车抢座位,挨颠簸了。村子里更是修成了五纵两横的柏油路。“要想富,先修路”,这真是一条真理,渐渐地,村里的私家车也多了起来,尤其是过年回家还不乏许多名牌好车。这时的路啊,多,宽,通达、便捷。

  故乡的路,见证了人们的出行,社会的发展,追求的多层次以及生活的富康。路在脚下,向着家的方向,无论怎样丈量,总会觉得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