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大路变奏曲

崔建民

  时下,特别流行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说起来轻巧,事实上的确如此,这件在三四十年前不可能的事儿,如今早已变成了可能。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道路越修越好,交通越来越便捷,打点起行囊说走就走的旅行已无半点悬念。

  上下班或乘车外出的时候,我行走在宽阔整洁的大道上,一路被花草树木簇拥,宛如穿行于百里画廊之中,不由得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记得小时候,夏津城区的主干道少而且难走。横向的主要中心街道,东起烈士陵园(旧址东关村)西至狮子口;纵向的核心街道南起夏津一中北至外贸公司。街面宽不过四五米的样子,道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洼,从我上小学到上高中十几年来路况也没什么大的变化。晚上,大人孩子经常爱聚到电业公司(旧址北关菜市场东首)门口玩,因为除了这里有盏路灯外,整条街上都是黑乎乎的。在一中上学的时候,每天必走“难关”(南关街),晴天还好,下雨或雪融化后的土路面泥泞不堪,踩进泥水里拔不出脚来,只能擦着两边房根高处向前一步步挪动,那时候夏天雨多,冬天雪多,这条烂路还绕不过去,可苦了一代又一代的莘莘学子。

  城外的大路同样少而难走,没有特殊情况谁也不会轻易出门。那时候自行车不普遍,尤为稀缺,我们全家好歹有一辆大金鹿,可那属于父亲的“专车”,只要下班回到家,父亲就专心致志给他的爱车擦拭或打油,呵护有加,惜之如珍宝。平时我们兄妹捞不着骑的,上学、上街靠的是步行,除非年前后年后,替父亲到离城很远的农村看望他的朋友,我才能够荣幸的骑上一回。父亲有一个朋友家住西李公社宋里长屯村,去他家要走夏武公路(土路),出城向北,过振华建筑公司、七里屯,到李楼村里路就断了,只能顺着一条窄窄的、高低不平的胡同里摸索着往前走。

  在这条公路东边与之平行的还有一条平乜公路(原为平邯公路.今为315省道),东西走向的只有有一条高唐—清河公路(今为308国道)。全县沟通外部唯靠这三条大路,它们都是由明清时期的官道演变而来,宽约五六米,除永馆公路为泥结碎砖路面外,其他两条公路皆为土路面,基础薄、路况差,大坑大洼随处可见。那时养路工寥寥无几,上下班“以腿代车”,修路养路靠肩扛手提,好几十公里的路线根本顾不过来。

  在这样的路上骑自行车要左转右转的绕着走,刮风的时候,沙尘席卷而来扑头盖面睁不开眼睛,不过,这还是算好的,要是遇到雨天或化雪时候,路上黏糊糊的,车轮一轧就滚起一层泥巴,蹬不多远就把挡泥板糊死了,只能找一根小棍把泥巴剔除干净,如此反复。汽车也好不哪里去,走走停停,一路颠颠簸簸,要是躲闪不及撞进坑洼里,人被颠得一蹦老高,头碰到车顶会疼得流出泪来。可见当时路况何其差出行何其难了,曾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做“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讲得是养路工工作环境艰苦,但对于行车行人来说也是一样的。我在德州上学的时候,汽车站还在西关(今水务局)这个地方,客车少班次也少,由于路况和车况的问题经常误点,一大早赶到车站要等到下午二三点才能坐上车,没办法只好寻求捷径,跑到运输公司央求途经德州的大货车捎一程,有一年冬天,北风刮得呼呼直响,背靠在露天的后车厢挡板上,用棉大衣把头和身子包裹得紧紧的还是冻得浑身打哆嗦,好不容易熬到货车“吭哧”到达目的地,赶紧下来跺跺由生疼变得麻木的脚,缓过劲儿有知觉后才能走路。

  过去交通不便,物资也非常匮乏。我有一位同学,他的儿子小时候挑食,吃腻了香蕉,嘟囔不好吃,他教训孩子说,你就知足吧,你爹就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不知道香蕉长的啥样子呢!要是现在的孩子们听到这话肯定会迷惑不解,香蕉、荔枝、龙眼、芒果、杨梅、榴莲、樱桃等等水果,不是唾手可得吗?其实不然,六七十年代,县境内的路不是不通就是不畅,当地的东西出不去,外地的东西进不来,再加上生活困难,人们能吃得饱穿得暖就很不错了,谁还敢奢望这些饭后的美味“甜点”呢?记得我上学时,粮油需要计划供应,一年四季以当地棒子面、红薯面、小米等粗粮为主,逢年过节才能吃到点少得可怜的白面,应季时还有芸豆、西红柿、韭菜、荤香苗等几样蔬菜,可到了冬天就只能吃提前储备好的白菜、土豆或萝卜咸菜了。

  20世纪80年代初,我有幸成为公路人中的一员,恰好赶上公路建设刚刚提步,亲身经历见证了此后夏津公路30多年来的发展变迁。 1982年,原为土质路面的高清公路西段改建成沥青路,与东段(1979年改建)对接贯通一体,路面增宽至7米;1984年至1986年,先后中修、大修008线平乜公路,夏武公路北段也改建成为了沥青路,从没级别升为了三级标准,才告别了土质路面的时代。 20世纪90年代,干线公路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经过多次裁弯取直、拓宽或改线,全境在唯有一条省道(008线.永安—馆陶)的基础上,又增加一条国道(308国道.青岛—石家庄)和一条省道(100线.武城—夏津),总里程达87.9公里。二十一世纪,公路发展达到鼎盛阶段,升级改造后的308国道 (原高清公路)、315省道(原008省道)、254省道(德商公路.原夏武公路改线)成为了二级、一级公路,它们相交绕城30公里,沟通青银、德上两条高速公路,连接“县乡通”、“村村通”公路,也牵动了城市的不断发展,县城原有三条“窄、小、破”街道,华丽转身为二十余条“阔、平、靓”主干道,以前的“难关”(南关)再也不难,变成了休闲景观大道。

  “齐晋会盟之要津”的千年古县夏津,积淀了丰厚的历史文化,而这些,却因过去交通闭塞,并不为人所知。干支相连、遍布城乡、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大路网,为古鄃城打开了“招商引资”的大门,很多外地客商被夏津这块风水宝地所吸引,纷纷来到这里开厂办企业。仁和纺织、朝阳轴承、鲁控电力、宏飞包装、发达集团等271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中国棉纺织名城、中国植物油示范县、中国面粉大县、中国食品工业强县、全国生态文明先进县”等诸多国家级名片花落在这片希望的热土上,2018年4月“黄河故道古桑树群”被联合国粮农组织授予“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同年6月19日,德百旅游小镇(椹仙村)盛大开园。经济发展了,富裕了一方百姓,人们从过去“没啥可吃”变成了如今“不知吃啥”,还直埋怨过年没有年味了。交通条件、出行环境改善,也促进了人们精神追求品质的提升,以车代步的人群多了,拥有一辆或两辆私家车的家庭不在少数,除上班、接送孩子外,私家车又添了一项新用途,那就是自驾游,反正距离不再是问题,走254省道或315省道到德州,70多公里行程一个小时,走青银高速到济南,110多公里行程 50分钟左右,一天往返两次也轻松自如,再远的地方也无所谓,或自驾或跟团,大江南北任你自由驰骋。

  紧邻315省道,通达254省道,是坐落在县城东北15公里处的“北方落叶果树博物馆”、国家 4A级旅游景区——黄河故道森林公园,交通便利、道路宽阔,我每逢双休日都要骑自行车到这里放松一下,大道上南来北往、川流不息的车流中,就有诸多慕名前来赏景的外地游客,尤其到了节假日,公园里更是熙熙攘攘、摩肩擦踵。赏梨花、摘椹果、泡温泉、游古迹......,甚至还经常会见到开车携带全家老幼的附近市县的游客,他们来到这里不单是欣赏风景,还为了能在这清新怡人的森林氧吧中,大饱一下“氧”福呢。

  盛夏时节,有一天我在颐寿园遇到两位前来观光的一对老年夫妻,说起话来才知道他们是南方人,更意想不到的是他们都已年逾八十高龄,着实让我一脸诧异,他们却笑笑说道,这么远的路以前是不敢想的,可现在路好走了啊,在车上小睡一会就到这里了,你说快不快。说完一路轻步就消失在茂密的椹树之中了,身后留下一串郎朗的笑声。

  是啊,路好走了,人们出行方便了,日行千里从最初的梦想,变成了如今的习以为常。县域内的国省干线公路又要升级改造了,不远的将来,国道240保台线、308文石线、514齐邯线、省道323乐馆线将与更多的外部公路联通一起,伸展于大江南北,腾飞于高山峻岭之上,像条条飘舞的绸带,拉动着经济快跑,缩短着人类空间距离;如跳动五线谱,奏响时代的最强音,为我们美丽幸福的生活添光加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