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酸酸甜甜野草莓

■贾炳梅

  小时候,村子对面的山坡上有一大块草地,每到春末夏初,草地上那小如珍珠般的野草莓儿,就是大自然奉献给乡村孩童的一份珍稀美味,常常让我们贫瘠寡淡的味蕾享受到一场难得的盛宴。

  野草莓的根蔓萎地而生,向阴的叶片茂盛浓郁墨绿,向阳的根蔓就有些稀疏黄绿了,红润诱人的小小野草莓就藏在叶蔓下。

  野草莓先开白色的小花,后结小青果,等到果儿红透时,就是我们大饱口福的时候了。有时会发现成片的野草莓,红玛瑙般的果儿星星似地点缀在一片郁郁葱葱绿草中。一阵风让红红的野草莓在绿叶间嗖忽一露脸,又迅速隐没,如同一个个顽皮的小孩在和我们做迷藏。

  我们匍匐着跪在一片结满野草莓的草丛前,顾不得擦不知什么时候已流满嘴角的口水,正争着抢那颗最大的野草莓。几个小脑袋挤成一团,却被突然斜冲过来的小胖子一下子推倒。而小胖子用力过猛,刹不住脚,自己也来了个狗啃屎扑倒在草丛里。那颗最大的野草莓就被他压在身下,我们顾不上自己跌倒的疼痛,爬起来扑将上去,对着小胖子又撕又打的将他推开想抢救那颗果子。而那颗大的野草莓早已被小胖子压烂,可伶兮兮的裂成几瓣,鲜红的汁水将几片叶子染湿,让我们心疼唏嘘着忍不住又去追打小胖子。

  我们一帮孩童一边打闹,一边继续弯着腰撅着屁股在草丛中搜寻采摘,采摘一颗就忙不颠地往小嘴里送,野草莓的果子酸中带甜,十分清爽可口。那红得发紫的小果儿嚼在嘴里酸酸甜甜,让我们瞬间幸福欢乐的乐开花。我们在草地上吵闹嬉戏着,一阵阵的欢笑洒满沉寂的山野。

  我们一边采摘一边吃,直到舌根酸胀的再也吃不下时,就会捏着一大把野草莓回家。那一颗颗被我们小手攥得不再浑圆的野草莓,流出的果汁顺着指缝蜿蜒成小河流到衣服上,让我们的衣服变得斑斑点点,浸满野草莓的甜味。将手中的野草莓送到奶奶面前,常常引来奶奶的夸赞,会让我们总是不知疲倦的一天几趟的去爬坡,去那个草地寻觅野草莓,寻找满山坡的欢乐。

  如今,大棚里肥硕的草莓即使在冬天也会摆上餐桌,但留在记忆里的红艳的野草莓,却常常浮现脑海,成为我们人到中年闲暇时,咀嚼童年酸酸甜甜的味道。曾经物质的匮乏,生活的磨难都已远去,逐渐淡忘,留下的只有儿时那份欢心安宁和恬淡,如同山坡上那片匍匐的长满野草莓的草地和那挥之不去的满山坡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