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柳香

■张淑兰

  “十日春寒不出门,不知江柳已摇村”仅仅过了十来天,当我再次推开窗户时,就有一团淡绿的“烟雾”蹦进来。早春二月,背阴处的冰雪还未融化,冬的寒意还未全消,屋后的柳树就抽出了一条条青翠的柳枝,吐露出一簇簇嫩绿的新芽。看着成群结队的柳树新芽像毛毛虫一样蛰伏在柳条上,一种潜藏在记忆中的柳香又一次在我心里萦绕……

  童年的记忆中,老家的冬季特别长,人们没有新鲜蔬菜吃,整天吃的不是冻白菜就是腌酸菜。我家屋后有一片柳树林,站在窗前,就可望见。每到天暖,我就喜欢注视那片柳林,急切地盼它早一点变绿。终于有一天,等我再次推窗眺望时,突然发现柳树已脱去了灰白的衣裳,换上了淡绿的外套,那刻,我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欢喜,又蹦又跳地喊到:“柳绿了,柳绿了。 ”

  民以食为天,家以食为大。尽管在当时我家的生活是相当的困难,但并没有难住心灵手巧的母亲,柳树的嫩芽,便是母亲在春天里给我们做的第一道野菜。她把嫩绿的柳叶儿摘进篮子里,回家烧一锅开水煮,煮好之后,又捞进凉水里泡。换上三四次水,泡上一两天后,母亲会把柳叶儿捞出来后攥干。这攥干的柳叶到了母亲的手里,就像变戏法一样,今个儿凉拌,明个儿摊柳叶饼,后个儿蒸柳叶麦饭,这一道道大自然馈赠的美食,把我们兄妹一个个吃的欢愉而开心。

  在我们老家,母亲算不上是烹饪高手,但每次做了柳叶美食,她总会让我们拿些给邻居们品尝,有些邻居尝着好吃,有时候还会跑到我们家缠着让母亲教给她们做。母亲最拿手的是做柳叶饼,每当看着锅里那金黄中透着隐隐绿意的柳叶饼,我的肚子就咕咕地“造反”,待到柳叶饼一出锅,我们姊妹哪管母亲的辛苦,就风卷残云般狼吞虎咽一番,吃完后一个个打着饱嗝,心里别提有多爽!做柳叶饼,看着简单,却不容易。天没亮,母亲就起床,把攥干的柳叶和面粉一起搅拌,加入适量的葱花、花椒面、盐,然后将其调成面糊后就开始做柳叶饼了。过程并不复杂,但烧柴和煎烤却很费时间。农家人,春天正是忙碌的季节,大人们不可能为了给孩子做柳叶饼,就耽误了田里的活儿。所以,这饼是母亲忙里抽闲做的,她往往是我们还在梦香里她就已经忙碌在灶火前了。

  春风送暖柳丝长。在过去那个艰苦年代,柳叶不仅喂养着我们的肚皮,还是一味实用的良药。据《本草再新》记载,柳叶具有清热透疹、利尿解毒的功效。在我们村,每年春天,乡亲们都会采摘一些嫩柳芽拿到太阳下晒干,然后储存在一个密封的罐子里,谁要是有个牙疼、咽痛的,就会抓一点晒干的柳芽泡茶喝。小时候,我体质弱,一到春秋就容易上火,每当嗓子疼得不能吃饭时,母亲总会亲自冲一碗晒干的柳叶茶端到我面前,并监督我喝完才肯离去。那柳叶茶可真苦,喝第一口时,它会毫不留情的让人从头苦到心,所以每次我都是大哭小叫地拒绝喝下去。每当这个时候,母亲总是耐着性子给我解释,她说苦口耐良药,你要耐着性子把它喝完,先开始是很苦,但喝着喝着,你就会品出它的清香,仔细想想啊,喝柳叶茶,就像过日子一样,都是先苦后甜的,只要我们熬过了这个苦头,好日子就离我们不远了。

  在母亲的鼓励下,我开始一口一口地品,品到深处,一股涩涩的、香香的美妙滋味在唇齿间久久停留,一直浸透到心脾,就像母亲那温柔的目光滋润着我。母亲没有上过学,但她说的话却成了我们成长路上的精神财富,这也许是母亲艰苦生活中的细碎浪花,但它蕴含的生活哲理却像柳香一样激励着我们对美好生活的热爱。

  4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生活有了质的提高,柳叶饭早已退出人们的视线。但是,每当看到在春风中摇曳的翠柳,我总能闻到一股绵长而醇厚的柳香,因为食物都是有记忆的,这些记忆带着亲情的余香,哪怕只有半分,也能在心里萦绕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