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老屋门前的桑葚树

■甄建萍

  微信圈里,不断有朋友发采摘桑葚的图片,我蓦然惊醒,原来已经到了桑葚成熟的季节。想起老屋门前的三棵桑葚树,不知道它们是否安好,抑或早已经被人砍伐。

  记得小时候,家门前有三棵桑葚树,一棵黑桑葚,一棵白桑葚,还有一棵红桑葚。这三棵树,年龄和我差不多,常年挺立在院门前。父亲喜欢树木,浇水从不怠慢。桑葚树因水分充足,树干比碗口还粗,枝杈繁茂,叶片油绿,果实饱满,水分极多。

  每到成熟的季节,小伙伴们像小麻雀,叽叽喳喳地围着桑葚树。年龄稍稍大些的摩拳擦掌,爬上了树;年龄小一些的站在树下,流着口水,央求爬上树的小伙伴,下来时采摘一些解馋虫。

  树下,小伙伴们大显身手。有的,踮起脚尖,使劲伸长手臂,能够着桑葚树叶了,心里的喜悦涌动,口水在嘴里打转,咽喉咕咚着,拽住了叶,叶连着枝。另一只手摘下一个桑葚,还没有分辨出是否熟透,吹吹土,丢进嘴里;有的,个子小,够不着桑葚树的枝叶,跳啊跳,够着后,使足了劲,拉下来。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又涌上一个,两个……树枝就这样断了。断了也不放过,还是拖拽,挣着、抢着、摘着。黑桑葚、白桑葚,将小伙伴们的嘴唇染成了红黑色,手指上画成了黑色彩图。

  每年桑葚成熟的季节,黑桑葚树和白桑葚树就会伤痕累累,断枝少叶,千疮百孔,唯独那棵红桑葚树完好无损。因为红桑葚太酸,虽然个大,却难以入口。但是,红桑葚很是得宠于母亲。母亲说,红桑葚是药,能治病。

  每到桑葚成熟的时候,母亲会挑选个大的,饱满的红桑葚,洗净,放在太阳下晾干了水,放在白瓷罐里,盖好盖,密封起来。葡萄架下,挖半米深的坑,将白瓷罐放入坑中,埋上土,桑葚就会在泥土的掩埋下,完成发酵的日月。

  那时,我并不知桑葚能治病。深秋时节的一天,邻居田奶奶家的孙子,不知何故闹肚子。那个岁月,对于不严重的病从不会送医院,能拖就拖。田奶奶到我家串门说起,母亲笑着说:“怎么不早说,我有绝招啊! ”那天,母亲挖出了白瓷罐。白瓷罐里的桑葚早就化成了红红的、浓浓的汁液,倒在白瓷碗里,红里透着晶莹,真是好看。

  田奶奶的孙子捧起碗,足足喝了一大口,咽下去后说了一个字:"酸"。田奶奶的孙子,连续喝了两天的桑葚汁,便不怎么闹肚子了,后来慢慢好了。

  我十二岁那年,父亲调动工作,从农村去了城里,走时,正是桑葚成熟的季节。树下,依然叽叽喳喳地围着小伙伴们。

  送我们的邻居们说:“你们走了,没人给桑葚树浇水了,桑葚树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父亲听了叹了口气。

  我明白,父亲是恋着这些乡村的水,乡村的树,还有那三棵桑葚。我是父亲的女儿,我始终保持着对泥土的情怀,对树木的眷恋,以及记忆中那些无法抹去的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