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梦中的小河

张浩

  在我的故乡,有两条河流,一条是名冠天下的“京杭大运河”;另一条叫做子牙河。我就生长在离这条河流只有百步之遥的岳庄。岳庄,坐落在子牙河的东岸,之所以叫做岳庄,是因为这个庄子大多数人家都姓岳。故老相传,这里的岳姓人家,都是南宋抗金将领岳飞的后代,村子南面,有座岳家老坟。

  子牙河由北向南,流经岳庄的脚边。每当黄昏时分,吃完晚饭,人们就三三两两的的走上河堤。静静的河面倒映着晚霞,仿佛一条红色的绸带,蜿蜒飘绕在大地之上。两岸树木葱茏,花草丰茂,柔柔的晚风吹过,阵阵花香迎面而来,让人倍感舒畅,间或几声鸟鸣入耳。

  子牙河是海河水系西南支,由发源于太行山东坡的滏阳河和源于五台山北坡的滹沱河汇成,两河于献县臧家桥汇合后,始名子牙河。

  子牙河虽然没有大海的广阔,没有西湖的柔美,却也有着自己独特的风韵。

  记得小时候,父亲对我说过,在他小时候,子牙河水是很宽阔的。两岸的沟渠里也漾满绿汪汪的河水,到处是藕塘,苇塘。每到春夏草木茂盛的季节,到处是绿汪汪的的一片,荷塘是绿色的,苇塘是绿色的,各种草木是绿色的,堤岸是绿色的,河水也绿的一发不可收拾。如今,河两岸遍布村舍,当年的那种美极的景象不复存在,只剩下子牙河的水流兀自悠悠的流淌。

  《献县志》载:“因其下游流经静海县子牙镇,故名子牙河”。又有《大城县志》载:“县城东北西子牙村东2里,有高于地面1米,面积约90平方米的土丘,传说是西周太师姜子牙的钓鱼台,子牙河因此得名”。

  姜子牙何许人也?看过电视剧《封神演义》的人,一定对姜子牙这个人物,有着深刻的记忆。姜子牙,也称为姜尚,是中国著名历史人物,商末周初人。姜姓,吕氏,名尚,字子牙,道号飞熊,因其先祖辅佐大禹平水土有功被封于吕,故以吕为氏,也称吕尚。相传姜子牙72岁时在渭水之滨的磻溪垂钓,遇到了求贤若渴的周文王,被封为太师,称“太公望”,俗称太公。

  据家乡的老人们说,当年姜子牙垂钓的磻溪,就是现在的子牙河。早些年,钓鱼台上还有一座太公庙,庙里供着姜太公的塑像,一杆一笠,一副渔夫的打扮。因为子牙河的缘故,依着河岸有村子名叫子牙镇。一条河流隔开了两个村庄,河东岸的叫做东子牙村,河西岸的叫做西子牙村。另外还有一个尚家村,村里多姜姓和尚姓,都称是姜子牙的后人,实为奇事。

  自幼在子牙河边长大,对于子牙河有着深深的眷恋之情。记忆中的子牙河,风和日暖之日,宛如一位娴静的少女,自然淡雅;骤雨疾风的日子,又活脱脱一个健壮的青年,生龙活虎。她就像是一幅超凡脱俗的画卷、一首沁人心脾的诗篇、一段令人陶醉的激情的乐章,刹那间,我就被震撼住了。

  作家汪曾祺在自己的散文集《寄意故乡》里写道:“我的家乡是一个水乡,我是水边长大的,耳目之所接,无非是水。水影响了我的性格,也影响了我的作品的风格。 ”

  是啊,河流也是有生命的,也有着自己的性格,每一条河流都有一颗纯净的心灵,都有一身朴素的品德。在水边长大得孩子,吮吸着河流的乳汁,多多少少都会遗传一些河流的性格,为人处世,也保持河流的性格——平实、质朴。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子牙河留给我的记忆是悠远的,每到夏冬,子牙河便成了我和小伙伴儿们的乐园。炎热的夏季我们一群孩子,尽情地在河里游泳,打水仗、摸鱼虾……冰天雪地的寒冬,我们在厚厚的冰层上溜冰,抽冰壶,砸冰眼……子牙河给了我儿时无尽的欢愉,也给了我无尽的回忆。

  太公已随文王去,此地空余古钓台。

  如今的子牙河已寻不到垂钓河畔的仙人,只留下一个个厚重、绵长的故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不倦地流淌着,怀抱着村庄的记忆和古老的传说,沿着太公留下的足迹,流向很远的远方。

  离开故乡很多年了,偶尔回去一次,也是来去匆匆,子牙河似乎离我越来越遥远了。但,每一次站到它的面前,我找寻到的过去还是很多很多。它曾经带给我的点点滴滴,深深的沉淀于记忆,让我一生魂牵梦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