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母亲的丝瓜

■贾炳梅

那年春天,母亲在大门外几间平房的墙根下那片菜畦最里侧,点种了丝瓜种子。

当菜畦里的韭菜蒜苗和油白菜都嫩绿返青时,那些丝瓜苗也拱出地面柔柔弱弱地顺着墙根羞涩的在温暖阳光里继续长大着,将纤细茎蔓逐渐向着墙面延伸。那茎须似吸盘般紧紧贴在砖墙上,让嫩绿的茎蔓带着一片片墨绿叶片向更高处攀爬。

到了仲夏,那堵向东朝阳的红砖墙便被翠绿一片的丝瓜秧苗覆盖,巴掌大小葱郁的绿叶坠满丝瓜的茎蔓,一朵朵喇叭似的黄花夹杂在绿叶间,使得整堵墙面成了丝瓜的天地。

随着微风轻轻拂过,花,一路黄过去,将清香送入墙内,令满院都弥漫着阵阵花香;叶,一路绿过去,鲜嫩滴绿让那堵墙如同穿上了一层防晒衣。一根根顶端带着一朵朵小黄花的丝瓜,惊叹号般地垂着,阳光一照,露珠在叶间闪烁着,在微风中似晶莹的风铃,让人心醉。

母亲早晚都会拉着那根细长的水管,给丝瓜浇水。昨天还只是两三寸的嫩绿小丝瓜,隔夜后就比筷子还长了,仿佛夜间睡梦中被神仙吹过一口仙气般,变戏法似的突然长粗长大了。母亲就会笑盈盈的摘下来几根,用竹筷轻轻刮去那层翠绿的丝瓜皮,露出白绿的丝瓜肉,用清水冲洗后,切片与鸡蛋蒜末清炒。一盘清脆润滑解暑美容的家常菜,常常令我们在酷暑难耐的三伏天胃口大开。

丝瓜的茎蔓会慢慢爬到墙头,将它的阵地一路蔓延到平房上。母亲就在平房上拉起几根粗绳子,让丝瓜茎蔓继续在绳子上缠绕。而那一根根小丝瓜也会随着茎蔓的延伸而不停的长出来,垂下来,在平房顶端一溜砖墙根排起队。母亲每次浇完水,就会到平房上,挑拣可以食用的丝瓜摘下来。有时会抱下来十几根带着纹路碧绿鲜嫩的丝瓜,送给左邻右舍的大妈大婶们。

母亲的那一墙丝瓜无声无息地生长着,以顽强的生命力在烈日下将清爽带给我们。虽然看不见它的动静,听不见它的声音,它却以内在的魅力,在母亲准时浇水施肥的耐心侍弄下,顽强地延续着自己的生命。丝瓜的每一片绿叶,每一个花朵,结出的每一个丝瓜,都按照丝瓜自己的章法有序地生长着,回报着母亲的辛勤付出。

母亲也会特意留几根比较壮实的丝瓜不采摘,任其继续长大成熟预备留籽。有几根丝瓜甚至长到半米多长,担心它们长得太大茎蔓承受不了被拉拽到地面,母亲就用绳子拽住丝瓜将它们绑在墙上的一个钉子上。那几根丝瓜就继续威风凛凛的在绿蔓间显眼而直挺挺地摇曳着。母亲说,等秋后,那些成熟的丝瓜去籽后还可以用来洗锅洗碗呢。

"黄花褪束绿身长,白结丝包困晓霜;虚瘦得来成一捻,刚偎人面染脂香。 "那年夏天,村子里几乎每户人家都吃到过母亲种的那一墙丝瓜。都尝到了那份清淡香甜解暑菜肴所带来的清凉爽口,使得那年炎热的盛夏不再难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