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我的父亲爱面子

张新宇

  扔掉手中咬了一口的西瓜,我腾地站起身来:“我给那人送回去,他卖给我的叫啥西瓜! ”“坐下,”父亲赶紧按住我,“这么热的天,那人也不容易,西瓜坏了又不是卖西瓜人的错。 ”我指了指桌子下面第一次切开的白籽白瓤的西瓜:“那这个该算他的错吧,硬塞给咱们的。 ”父亲愣了一下,但还是坚持挡住我:“行了,就那二十来块钱的东西,成天从街口过,多不好意思。 ”我一时语塞,自己又一次被父亲的“多不好意思”浇灭了要爆发的怒火。

  父亲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但是他不知道他的好面子让自己和家人受了多少委屈,又让我们吃了多少苦头。其实我一直怨恨父亲的爱面子。但是也无奈于父亲的爱面子。

  上小学阶段,每年种玉米的时候,我和姐姐一个人负责扔肥料,一个人负责扔种子,肥料和种子得扔的距离相当,不远不近。远了,肥料的养分不能全供给种子;近了,肥料会把种子呛死。六月的太阳晒得毒辣辣的,我和双胞胎的姐姐戴着小小的草帽,在父母的催促下紧张而认真地劳作着,时不时的会听到身后拨动土块掩埋种子肥料的父母对我们辛苦的心疼和赞许。

  农家的孩子都是这样跟随大人在田里干活,我们没觉得自己能干和辛苦,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我很生气的是父亲每每在种完我家的地后,都要去给二叔三叔家帮忙,他自己帮忙也就算了,还非要把我和我姐拉上,我们只要一反对,父亲就说:“我都答应他们啦,你俩不去,我多没面子。”为了父亲的面子,我和姐姐只好跟着他去帮忙。二叔家的堂妹只比我们小十天,但我们的到来让“年幼的妹妹”很自然的坐在了树荫下歇息。对此,也才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我和姐姐愤怒、不满但又不敢发作,因为不能伤了父亲的面子。

  其实我们小小手掌上磨出的水泡让母亲心疼埋怨父亲好久,父亲也生气于二叔三叔家的懒惰与依赖,但父亲更心疼年迈的爷爷奶奶,很多事情自己都默默的承担。母亲经常性的抱怨,但父亲经常性的好面子,当大头。村子里的人都说“张家的老大很仁义、很仗义”,但他们不知道父亲的这个好名声里又积聚了多少母亲和我们的埋怨委屈。

  早上陪父亲去医院看病回来,走过街口时,卖西瓜的中年人说了声:“老叔,买个西瓜,一斤一块二。 ”家里还有我昨天回家时买的西瓜。但父亲还是被那声“老叔”喊住了脚步。那人把一个西瓜称了称,放进父亲的手里:“老叔,你女子吧,可真孝顺您啦”,然后又称了一个瓜:“两个,二十六元钱,您开二十五吧。 ”我刚要说我们只要一个时,父亲把他手里的瓜塞到我手里,已经掏出钱在付账了。看着乐呵呵的父亲,我不忍心败坏他的好心情,只好闭上了嘴巴。

  回到家,父亲让我把一个西瓜给隔壁的三爸家送过去,我心里很不愿意,搪塞说歇会送。顺手切开一个西瓜的时候,发现白籽白瓤,生得厉害。切开第二个西瓜,熟的有点过,不过总算是熟的,喊父亲母亲来吃西瓜的时候,我也拿起一牙西瓜,结果让我紧吐不及,因为这牙熟的太过的西瓜已经发酸了。我心里陡然的怒火冲天:“他卖我两个西瓜,一双吃不成的。 ”

  拦住父亲要把西瓜扔到垃圾桶的手,我告诉父亲:“你今天不好意思去找他,会害了更多的人。咱家离街口两步路的距离,咱去换,让他知道自己的西瓜不好,他就不卖了。万一离街道更远的人买了这样的西瓜,要换还得跑那么远的路。这么热的天,您忍心让那些人跑那么远的路?”父亲想了想,答应换西瓜了,但他要亲自去。于是,我的好面子的父亲提着那个生西瓜去街上了。我和母亲让他把两个都带上,父亲说:“那多不好意思,换一个让卖西瓜的人知道知道就行了。 ”

  我的好面子的父亲,您的好面子里包含着多少豁达和容忍、宽厚和善良。我发现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我的好面子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