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夏津新闻网 > 夏津文苑 > 正文

追忆一位乡村教师

■阎仁厚

  回老屋的路上,我在一间荒芜的院子旁停留了一会儿:土坯房,院墙塌了,院子里的野草有半人高。我一阵难受,因为这里曾经生活过我的一位老师—王海义。

  王老师身材颀长,清瘦的脸上,两道浓眉下的眼睛大而有神。王老师生气的时候,浓眉竖起来成倒八字,很是威严。别的同学很怕他,我却对他少了点敬畏——他是我家的邻居。

  周末,我蹦蹦跳跳去了王老师家。王老师会理发,经常义务给我们理发。老师乐呵呵地搬过木凳,给我围上一块布,就要忙活。这时,他的爱人气哼哼地走过来,问:“说好给我弟结婚凑点钱,钱呢? ”

  王老师低了头,“有个同事父亲住院,我把钱借他了。过几天发了工资他就还了。 ”

  “他真能马上还了?你就会充大头,不知道自己一个民办教师能挣几个钱。你这次耽误了我兄弟的大事,我跟你没完。 ”

  王老师脸色发白,额头上的皱纹在鼻梁处簇成一个疙瘩,他叹口气,开始给我理发了。

  听父母说,王老师民办转公办教师的考试没有通过,为此婶子和王老师吵了几次,嫌他没有本事。我很生气:“谁说王老师没有本事,我们班的成绩在全县都名列前茅呢!”父亲说:“别怪你婶子,老师也要养家糊口的。 ”

  某个秋日早晨,天还没有大亮,父亲带我去放牛。快到柿树沟的时候,一阵朗朗的读书声传来。我们很好奇,谁家的孩子这么用功啊!走近些,看到一个瘦高的身影,正在树下站着背诵。

  我一阵愕然:“王老师,怎么是您啊? ”

  老师有点难为情:“我想在干活前背背书,给明年考试做点准备。你们要为我保密啊! ”

  “老师,明年您一定能考过。 ”

  “我笨鸟先飞,我不相信别人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王老师抬起头,浓眉写成了一个坚定的“一”字。

  我们离开了,王老师的背书声陪着我们走了好长一段路。

  第二年,王老师顺利通过考试成为了公办教师。他调离了我们学校,去偏远山区的小学任教了。

  没多久,王老师的爱人在县城开了一家成衣店,一家人搬到县城去了。快过年了,在一个店铺前,我看见了王老师。王老师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学生,正在被他的爱人“教训”。原来,王老师将一件衣服按照进价给卖了。王老师尴尬地解释道:“刚才来了个我以前的学生,我一高兴就报了个进价。 ”婶子很生气:“那你不会改口把价格给调上来? ”

  “话都说出去了,怎么能改口?好歹我也是个老师,出尔反尔的事我做不出来。 ”

  “王老师这是诚信经营,你们家的生意一定会越来越好。 ”旁边人打着圆场,婶子才作罢。

  王老师问起我的学习情况,告诫我:“不管选择什么专业,不管将来做什么,都要靠自己,脚踏实地,做个好人。 ”

  再听到王老师的消息,居然是——他不在了。为了给孩子们买书,王老师骑摩托车去县城的路上出了车祸,就这样走了。

  这十几年来,每次回家,我都要在王老师家院子门口站一会儿——虽然这儿因为没人居住而荒了。可我多希望那个瘦高的身影会走出来,笑着和我说说话,在他爽朗的笑声里,我会听见一位好老师、一位好人的幸福和快乐。